照顾小猫咪单机:“拍马屁”的三种境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汝南网 时间:2019/10/23 03:26:46
拍马屁的三境界
拍马屁在中国的家喻户晓,众所周知。其历史来由出自蒙古族人,他们平日牵马与人相遇时,总是互拍对方的马屁股称赞道:“好马!”但有些人谄媚讨好,趋炎附势,巴结权贵,无论他人的马是优是劣,都拍马屁股连声赞赏:“好马,好马!”久而久之,“拍马”和“拍马屁”就成了阿谀奉承的代名词。拍马屁在中国的历史源远流长,有人的地方必有溜须拍马。但溜须拍马博大精深,也是讲水准、分层次、论品位、有境界的,会溜擅拍者,春风得意,平步青云,飞黄腾达;不得要领者,拍到马蹄上,弄巧成拙,适得其反,乃至反误了卿卿性命。拍马无止境,但拍马有境界,而且有三种境界。
第一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拍马路。此乃初等马屁。
北宋丁谓有才,因宰相寇准竭力推荐提携而成为参知政事(副宰相)。有一天,朝廷大臣在中书省会宴,不料汤汁弄脏了寇准的胡须。丁副宰相马上就动了心,立刻放下碗筷,“奋不顾身”、“庄严恭敬”地走到寇准面前,卑躬屈膝给寇准捋起须来,轻轻地把寇准胡须上的汤汁擦去,这一举动,为世人树立了一个“溜须拍马”的原创发明者和光辉典范,而且还创造了一个“溜须拍马”这一流世百芳的成语。“溜须拍马”成了中华民族继“四大发明”之后的“第五大发明”,代代相传,前 “拍”后继,光照千秋。
南宋宁宗时,宰相韩胄在都城临安吴山修建了一座别墅,取名“南园”。其中竹篱茅舍,小桥流水,一派田园景象。一日韩宰相游其间,感到美中不足:“南园”如此多娇,只可惜缺少犬鸣狗叫。结果,不一会儿,园内就传出了“汪汪汪,汪汪汪”的“优美动听”的狗叫声。原来是一个姓赵的临安知府在学狗叫,真是“狗”有灵犀一点通,那“其妙无比”的高超叫声感韩至深。韩宰相哈哈大笑,“遂亲爱之”,立刻破格提拔赵知府为工部侍郎,当时赵被称之“狗叫侍郎”。
刘少奇为拍毛泽东马屁而发明创造了“毛泽东思想”。1945年党中央在延安召开“七大”,刘少奇在会上热辣辣地夸奖毛泽东。在他作的修改党章的报告中,直接吹捧毛泽东145次,次次都是嘴巴上盛开喇叭花,滔滔不绝,吐沫横飞。他几次脱离报告,去解释那个刚被分娩出来的字眼“毛泽东思想”。每到这时,他的声音都会提高10度,并且不停地点头,点得冲动而激烈,象小鸡啄米一般。念稿时他还稍有结巴,这时却流利如水。他一次一次地用手劈开胸前的空气,激动万分。当他最后一次作解释,说出了那句在以后被千万次重复的名言时,他的声音嘶哑了:“我们伟大领袖毛泽东已经用他的思想把我们全民族的思想提高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这就是毛泽东思想!”刘少奇因这一发明创造而被毛泽东定为接班人。
这几位虽然都可称为史上拍马的经典“拍模”,但太直白,太赤裸,太露骨,毫无“美感”可言,为世人所不齿。国人一向讲究中庸、含蓄、深刻、藏而不露,要的是“犹抱琵琶半遮面”,所以只能算初窥门径,刚刚登堂入室的低境界。
第二种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拍消得人憔悴。此乃中等马屁。
易牙原是主管“割烹之事”的小官,见齐桓公“好味”,便使出浑身解数,练就了一手高超的烹调技术。当听齐桓公感慨世上美味皆已尝遍,唯独不知人肉滋味时,就把自己的幼子烹了,做汤献给齐桓公。于是,易牙很快由一名厨子“坐直升飞机”一跃成为齐桓公身边的宠臣。
东晋年间,桓玄由江陵攻入建康,逼安帝禅位,代晋自立,国号楚。一日,桓玄正睡在床上,忽然间,床塌于地。人们认为是不祥之兆,独侍中殷仲文曰:“圣德深厚,连地都有些承载不下了!”
武则天的面首张宗昌深得武则天宠爱,当时拍马的人纷纷称赞他:“六郎面似桃花。”只有杨再思说:“不然。”张宗昌问原因,他故弄玄虚:“哪里是六郎似桃花,分明是桃花似六郎呀!”说得张宗昌心花怒放。
朱元璋有一次钓鱼解闷儿,无奈技术欠佳,鱼儿并不给皇帝老儿面子,正恼羞成怒之际,翰林大学士解缙老兄献诗:“数尺丝纶落水中,金钩抛去永无踪。凡鱼不敢朝天子,万岁君王只钓龙。”顿时朱皇帝龙颜大悦。
毛泽东因为推行“三面红旗”造成数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在1962年七千人大会上受到刘少奇的挑战,整个气氛是对毛的极左冒进政策提出批评,毛泽东陷入空前孤立的状态。这时,林彪却挺身而出,独树一帜,别出心裁,明确支持毛泽东。他不仅没有把“大跃进”的失误归咎于毛泽东的极左冒进,反而说是因为人们领会和执行毛泽东指示不好而造成的。他说:“如果听毛主席的话,体会毛主席的精神,那么弯路会少走很多,今天的困难会要小很多。”“……当时和事后都证明,毛主席的思想总是正确的。”他还说:“我们的工作搞得好一些的时候,是毛主席思想能够顺利贯彻的时候,毛主席的思想不受干扰的时候。如果毛主席的意见受不到尊重,或者受到很大的干扰的时候,事情就要出毛病。我们党几十年的历史,就是这么一个历史。”林彪建立了独特的“理论体系”吹捧毛泽东。
文革中“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的林彪元帅,对毛泽东又作了一系列神话般的宣传:“毛泽东思想是人类的灯塔,是世界革命的最锐利的武器,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毛主席活到哪一天,90岁、100岁,都是我们党的最高领袖。他的话,都是我们行动的准则。”“……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超过我们一万句。”林彪发明了很多容易迅速推向民间的“颂词”,在这方面他是个绝顶的天才。林彪总结道:“像毛主席这样的天才,全世界几百年,中国上千年都没有,毛主席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天才。”好家伙!这样一个吹捧毛泽东的天才,在全党、全国、全世界、全宇宙,恐怕都很难再找出第二个。
马屁拍到这一境界,虽然拍得抑扬顿挫,风生水起,得心应手,受用无穷,也有了一定技术性和创造性,但透过现象看本质,明眼人还是不难看出端倪,只能算中等层次。
第三种境界:众里拍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乃高等马屁。
拍到这一层次,已是出类拔萃、震古烁今、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登峰造极,乃至高不可攀、深不可测,堪称“超级艺术”,几可拍无不中、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东晋顾悦与简文帝同年,而头发早白。皇上问他:“你头发怎么比我先白了?”顾悦说:“蒲柳之姿,望秋而落;松柏之质,经霜弥茂。”把自己比作柔弱的蒲柳,经不起风雨,把简文帝喻为傲立的松柏,抗得住霜寒。“浑然成一体,天然去矫饰”。马屁拍得不露痕迹,“高雅优美”,“自然得体”,言有尽而意无穷。
清代嘉庆年间,有个李绍仿中状元时,正赶上嘉庆帝过生日,叫臣子们人人写一副贺联。李状元真不愧为“吏状元”,立刻写了一副嵌字联:“顺泰康宁雍然乾德嘉千古;治平熙世正是隆恩庆万年。”两联上下正好嵌上了清代开国以来五个皇帝的年号:“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不仅把嘉庆本人吹得兴高采烈,而且还把他的祖宗四代捧上了天,堪称天下第一,李绍仿又中个状元。
“ 御用文人”郭沫若“歌颂”伟大领袖毛泽东,于1958年在《题毛主席在飞机中工作的摄影》的诗中写道:“在一万公尺的高空,在图—104的飞机之上,难怪阳光是加倍地明亮,机内和机外有着两个太阳!不倦的精神啊,崇高的思想,凝成了交响曲的乐章;像静穆的崇山峻岭,也像浩渺无际的重洋。”于1961年在《歌颂群英大会》中写道:“在今天我们有两个太阳同时出现,一个在头上,一个是在天安门前。”郭沫若于1968年更大势吹棒毛泽东“毛主席啊,您是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他的马屁诗句真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其拍马屁的艺术已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可见,拍马并非易事,纵横自如、任意驰骋更难,既要脸皮子厚、头脑子灵、嘴皮子活,还要有艺术,须把握好分寸、时机、对象、场合、环境。修炼不到家,拍错了地方,可能赔了夫人又折兵,甚至引来杀身之祸。明朝杭州府学教授徐一夔所写奏章内称赞朱元璋“光天之下,天生圣人,为世作则。”朱元璋理解成“光头之下,天生僧人,为世作贼”,遂下令砍了徐一夔的头。(朱出身贫苦,早年免不了做过小偷盗贼之类的勾当,加之又当过和尚,所以登基为帝后,对这几个字眼非常忌讳,以致于到了心理变态的地步。)文革中杨成武发表《大树特树伟大统帅毛主席的绝对权威,大树特树伟大的毛泽东思想的绝对权威》,毛泽东却认为:“什么‘ 大树特树’,名曰树我,实则树自己”。毛泽东龙颜大怒,当即下令逮捕杨成武入狱。兵无定势,拍无常法,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活学活用、学以致用,与时俱进、开拓创新。其中的学问可是其大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