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艺会员半年多少钱:人类民主的起源——我们的那些基因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汝南网 时间:2020/02/20 18:11:02

人类民主的起源——我们的那些基因 

 2011/1/30 17:18

引子:因为我们人类自私贪婪互不相信,所以我们才创造了民主制度。如果我们无私勤奋诚实,那我们的社会制度会和蚂蚁的一样。

 

现代生物学这几十年一个重大成果就是发现我们人类的很多行为模式和想法是由我们基因决定的,而不是过去被认为那样由后天环境决定。其实这也好理解,例如我们都会称赞狗是人类忠实的朋友,它们顺从我们陪我们玩,换来食物和遮蔽处。但如果有一天,地球被某种外星生物占领,他们把我们关在笼子里陪他们玩,表示顺从的好处是换来足够的食物,估计这个前景会吓坏大多数人。所以如我在开篇所说,基因决定了一个物种根本的社会性行为模式。

在继续扯蛋前,有必要澄清一些基因学的基本概念。人们大多模糊的知道基因就是那个叫DNA双链的玩意。而生物的各种特点其实都来自于它细胞内DNA双链去合成的各种各样的蛋白质,所谓的进化就是DNA在自我复制或者交配的过程中发生了改变并把这种改变传递下去,这样生物的特点就发生了改变。这听着有点枯燥不是,但它跟理解我们人类怎么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很有关系。

——首先我们要意识到DNA的变异是随机的,变异能不能流传下去用进化论的说法叫“适者生存”。当然适者生存这句话有点问题,因为只要存在的物种你都可以一口咬定它是适者。

——“适者生存”这种选择不像一般人想象的是那么剧烈的选择,我们从数学上可以推导出来如果人类中有一个基因决定的两种特性,只要一种比另一种有1%的优势,基本上1000年后就只剩下有优势的那种基因了。比方说决定姑娘长瓜子脸还是鹅蛋脸是一个基因,只要200个男人中有101个喜欢瓜子脸,那么1000年后世界上就只剩下瓜子脸的姑娘了。

——现在生物学家还发现,比起“适者生存”这种选择方式来说,可能中性漂移是物种更常见的变迁形式。所谓中性漂移就是基因突变后并不见得有什么生存优势,但是阴错阳差在某个群体中扩散开来。好比我们人类的一个小部落突然有个人生下的孩子鼻子长高了,可能部落里的女人对高矮鼻子并没有什么特别嗜好。但是凑巧他生下来的孩子比较多还活的比较久,慢慢的这个部落繁衍下去的后代都是高鼻子了。中性漂移在我们现代人类社会估计很难发生,因为现代人类太多互相交配也太广泛,所以一个基因变异要没啥特别的优势估计肯定被另外七十亿人口的基因淹没了。

 

现在让我们看看我们人类的基因都牵扯到什么特别的玩意

——目前基因和考古学的证据基本证明了我们人类大概就是十万年前一支小小的从非洲变异的直立人(我们听说过的什么北京周口店人、尼安德特人都是人类进化的旁支,不幸的灭绝了)。最近的证据显示大概在4-6万年前他们才跨过了撒哈拉蔓延到全球(这部分主要是由后面我提到的语言文化证据证明的)

——我们人类进化的关键一步是直立,这是老调长谈了。但是直立的一个重要影响到常常被忽略了,那就是一般哺乳动物是四脚着地的,所以脑袋就很容易对着异性的屁股,所以哺乳动物甚至到猿类的求偶方式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嗅觉闻性腺(看看你家的狗对别的狗屁股的兴趣就知道了)。而人类一不小心基因变异直立了,再去闻屁股就不那么方便了。因此对乳房大不大、脸蛋好不好看、身材怎么样的兴趣逐渐加强了。这对人类未来追求文化首饰服装这些符号的影响甚为剧烈。

——人类在早期进化史上还有一次变异叫“幼态持续”;我们可以看到大部分哺乳动物大概一岁就成年了,可以脱离父母独立生存。想想也是,否则整天保护幼崽得是多大的累赘啊。而人类不知何时基因突变导致年幼不能独立生存的状态很漫长,至少得到10岁以后才有点可能单独生存。这个变化本来是个巨大的劣势,哪种生物非要保护幼崽十来年估计生存机会都不大。所以估计人类的祖先很多分支也都纷纷灭绝,但那支幸存下来的分支,正好利用了人类进化出来的社会化能力。由于“幼态持续”迫使原始人必须组成群体保护和教育后代,强迫原始人类演化出了社会化的组织结构。

——我们的老祖宗猿猴基本是吃素的,远古的某个年代气候变化导致食物剧减然后一支打不过其他猿猴的猿们决定试试吃被狮子什么吃剩下的动物。这帮倒霉蛋显然成了我们人类的祖先,我们的祖先适应吃肉后其实过得很惨,有那么几十万年上百万年其实压根捕获不了动物。都是去海边捡贝壳,或者在内陆等着狮子和豺狗吃剩下的动物。甚至饿急了还互相吃(这从史前人类骨骼的伤痕上可以看到证据),说到互相吃这么卑劣的行径,除了人类,哺乳动物里还真不多见。想吃素打不过别的猴子,吃肉只能等着掠食类动物吃剩的,我们的祖先混的的确够惨的,所以从考古学上看到我们的祖先在从猿到人的过程中至少产生过十几种分支,但都灭绝了,估计主要原因都是饿死的。

这些特点逼着人类的祖先只有进化到能够群体协作、制造工具才可能捕猎动物,从而持续生存下来。显然这个进化很难发生,要不我们怎们没见到别的物种里的某些倒霉蛋种群进化出高度智力呢。

——刚才扯到人类互相吃这个问题,这一方面让我们看到了人类基因里的残酷。另一方面我们也要看到毕竟目前人吃人不常见,根本原因不在于人类良心发现,而在于互相吃是个零和游戏。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谷歌一下对零和游戏的分析,如果人类里有的部落采取资源一匮乏就互相吃的策略,基本上最终的结果就是灭绝。目前考古学家的看法认为这就是尼安德特人灭绝的主要原因之一(有人还认为这是复活节岛之谜的根本解释)。只要想出拓展资源、互相协作的部落才可能生存,这是我们社会化的基础,这也是我对人类抱有信心的原因,不管什么群体冒出多么神经病的恐怖组织,我总是相信只要他没有一下子把人类灭绝的能力,很快他就会灭绝。但不要忘记我们的体内永远存在着急了要互相吃的基因。

——我们人类的发情期远比其他哺乳动物要长,或者说就没有不发情的时候。而且史前人类凶暴异常,只要吃饱了雄性人类就在想法设法的想办法攻击异性然后大搞特搞。人类对性的这种超乎寻常的兴趣也就决定了优势基因选择的加快,善于打猎的、善于算计群体里别的猿人的、善于组织的、善于制造工具的都会更有机会和异性交配,而且他们显然也都不会谦让。根据前面说的,这些不只1%的优势自然也就会在不到1000年里把劣质基因淘汰掉。

——最后说到人类的语言文化能力,目前的考古证据显示十来万年前最开始的人类显然没啥文化追求好像也没有什么语言技巧。很难想象如果那时人类就分开发展,他们会突然有一天砰的一声在全球都开始互相聊天、满山洞画画了。这方面科学家的突破还很少,我看了几本书都只在结尾谈到最大的可能是在4-6万年前我们的祖先还是一个小群体在非洲撒哈拉以南溜达时,突然进化出了具有语言交流能力的基因(目前有些学者认为这个基因已经被定位);大家叽叽喳喳一番后,发现会交流后打猎容易多了,然后就越生越多终于赶上气候湿润迈过了撒哈拉地带蔓延到全球,顺便还把自己的近亲尼安德特人灭绝了。

 

扯了这么多,其实我想说明的就是人类是一个从基因里就和其他物种差异很大的动物。不是说智力发达,而是说自私、贪婪、残忍、性欲高涨和幼态持续,这些在我们基因里的本质,才决定我们不会变成高级的蚂蚁社会,而演化出所谓的“伟大的民主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