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芳华人兽香艳之一:艾成歌-小彩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汝南网 时间:2019/09/19 18:20:07
十八岁女孩子的爱能叫做爱么?可是爱到底是什么呢? 这不重要,因为就算不是爱,这种东西也总让你欲罢不能,醉生梦死。        小彩 文/艾成歌 
小彩在台上唱《广岛之恋》,独唱。这天是他们学校的文艺汇演。 
小彩是故意唱这首歌的,因为坐在台下的周远生喜欢这歌。小彩喜欢这种暧昧的感觉。 
周远生是明白小彩的别有用心的。他觉得自己就快被这个头发漆黑眼睛明亮的女孩子迷住了。但他只是含蓄的笑,并且只是朝他女儿周谛笑。 
周谛似乎有些陶醉,拖着爸爸的手:“怎么样,小彩唱的还不错吧?” 
“是啊,就是歌词太悲了,不适合你们。”连自己的女儿都不知道自己喜欢这歌。  
“可是够浪漫啊,”周谛娇笑,“浪漫才是排第一的。” 
是啊,这不重要,毕竟这悲剧早已经开始。  
小彩唱完了歌朝周远生望了一眼,周远生留很短的头发,眼神浑浊,穿很高档次的西服,低声跟周谛说话。 
小彩没见过周谛的妈妈,但知道她的妈妈一定不俗。因为周谛几乎跟周远生是两种风格。周远生内敛,敏感,总是容易伤感。而周谛热情,纯朴,仿佛生下来便不知道忧伤。小彩同时爱极了这两种性格,一方面因为她还年轻,没什么负担。另一方面她又抗拒不了那些暗静沉湿的字眼。虽然挣扎过,但她知道自己会越来越倾向于后者的。她还知道她有一天会伤害这个家庭。因为她早就已经爱上了周远生,自己最好朋友的父亲,一个大她整整两轮的男人。 
十八岁女孩子的爱能叫做爱么?可是爱到底是什么呢?这不重要,因为就算不是爱,这种东西也总让你欲罢不能,醉生梦死。  
演出结束小彩走出阶梯教室,周谛一个人在门口等她。  
“你爸走了?”  
“是啊,说有个会,本来想狠狠去麦当劳敲他一顿的!” 
沉默了好长一会,周谛说:“知道么,刚才我爸说你歌唱得不错,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小彩头一偏,长长的头发划了个弧线。 
“嘻嘻,那歌不好,不适合你。”周谛顿了顿,“不过那是因为他不了解你,我真的觉得你有悲情的天分。”  
“为什么?” 
“因为你太执著爱情。”  
小彩跟周谛分开后一直在想,想周谛,想周远生,想自己。周谛虽然一直被蒙在鼓里,但说话无意间老击中要害。而周远生那句“歌不好”又似乎暗示什么,因为他是固执的不会否认他喜欢的东西的。小彩自己呢?都不知道什么是爱情,还怎么执著?所以那不是爱情,那只是自己偏执的迷恋周远生。也许有一天会有所变化,重归正常。 
坐了十五站车,绕了大半个城市,小彩终于来到这家叫做时间磨房的咖啡屋。里面灯光黯淡,但小彩还是远远看到了周远生。 
替小彩叫了喝的,周远生开口说话:“我明天要去上海出差。” 
“去多久?” 
“大概一星期,我会天天给你打电话的。电话费我也帮你交了。” 
“哦。”小彩支吾了一声,便默不做声了。  
“你刚才在台上唱的真不错。” 
“可是你跟周谛不是这么说的啊。” 
“是啊。我说的是实话。这歌词太悲,而我希望你能一直快乐。”周远生语调放低:“可惜我给不了你想要的。” 
“周, 什么是爱情?”小彩的脸溶在黑暗里,没有表情。 
“爱情?我是已经被你迷住了。”周远生浅浅地笑,正解。 
“周,你知道来的路上我在想什么吗?” 
“想这样下去还是离开我?” 
“我在想,你要是突然死了多好,这样就是上天帮我选了,我就不要为难我自己了。” 
小彩住在学校里,每星期回家垦丁一次。周谛也一样,所以她们大部分时间都会在一起。每次周谛在小彩面前说起周远生如何如何好。如何跟自己的妈妈恩爱,小彩的心里都会觉得疼痛和愧疚。当然,疼痛是始终排在前面的。任谁都知道,这是一段令人绝望的爱情,但是她跟周远生却逃也逃不掉。  
周谛不知道。一直都不知道。所以她仍然可以快快乐乐跟学校里各样的男生玩感情游戏。他们不是她的对手。小彩说因为她有那么会爱的老爸老妈。周谛开心承认,他们一直是她的骄傲。      作者: 7and18   2006-2-4 09:29   回复此发言     -------------------------------------------------------------------------------- 3 【小彩】   小彩把她放在抽屉最里面,心想不到周末是不能看了,周一到周日上午,周谛绝对不会离开她身边超过5分钟。  
周谛面色难看,一坐下就发呆。小彩忙问你这是怎么了啊?周谛沉默了很久:“我爸妈要离婚。” 
小彩一怔,周远生怎么没跟自己说过,是因为自己? 
“我爸有外遇,我妈昨晚跟朋友聊天我偷听到的,说那女人是他们杂志社一个新来的小编。上海人。我爸这次出差也跟她一起。” 
小彩又是一怔,心里明白大半,也莫名难受,虽然她想尽量装作平静,但眼泪还是止不住往下掉。 
周谛可傻了,怎么我没哭你倒哭了啊,你瞧你真没出息。 
小彩听了,哭的更是起劲,引得一帮男生伸头观看。 
只是没有一个人能明白小彩的悲伤。  
一直到周末小彩还是闷闷不乐着。周谛也跟着忧郁,艾回一直刻意避开她。 
他心里有东西了,这东西是她自己取代不了的。周谛反复对自己说。可是她不甘心就这么错过,她觉得这辈子以后都很难遇到让人看上去晕眩的男孩了。 
周谛跟小彩一起走出校门口的时候,艾回站在一边朝他们望来,小彩刚想躲开,周远生开着自己的黑色本田停在马路对面。 
小彩忽然有了报复的念头,她挽起了艾回的手,大摇大摆往学校门口的公车站牌走去。 
一下子很多人都呆住了。那些原本喧哗的男生女生,扶起眼镜的老师,以及一瞬间几乎崩溃的周谛。 
只有周远生依然面貌平静,稳若泰山的看着小彩跟艾回从自己面前走过。  
公车上小彩跟艾回并排坐在最后一排。艾回惊魂未定,受宠若惊。小彩把头便向窗外,看车水马龙。 
“那个纸包?”艾回轻声说。 
“啊?”小彩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我……还没有看。” 
艾回一下懵了,难道刚才在学校门口那一幕不是因为小彩看了那纸包? 
小彩却从背包里取出了那纸包。封着口,没动过。 
“对不起,我不能要。”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小彩大叫了一声,再也控制不了情绪,流下眼泪。艾回连忙轻声劝慰,收起了那个纸包。 
他虽然不知道眼前的女孩为什么悲伤,可是他明白,她是压抑的太久了。 
小彩明白自己错了,可是她必须这么做,伤害了周谛,伤害了艾回,伤害了自己,伤害了那个看上去那么镇定自若的周远生,如果要毁灭,就要更惨烈的一些。 
然后她给周远生打电话,想跟他作个了断。可周远生不接,小彩想也罢,为什么一定要了结呢?就这样不了了之不是也算不错的结局么? 
可是因为有个周谛,小彩注定还是逃不出周远生的世界。 
周谛早已归于平静,小彩周一回学校的时候她已经能很温和的笑。小彩却心事重重。一方面她弄不明白周谛为什么能若无其事,又担心学校对自己前天出格行为的反应。 
下了早读,班主任就通知小彩去训导室。一进去,就看见艾回脸色苍白站在一边。训导主任说了一会,小彩心里便明白是艾回又救了自己。艾回太优秀了,训导主任说这样的好学生是几十年也难见到的。不能因为这么一点捕风捉影的事就误了前途。 
小彩心里一酸,又忍不住要流出眼泪来。却看见艾回背对着训导主任,朝自己偷笑。 
谢谢你,艾回。  
在训导室待了整整二节课,小部分时间训导他们2人,大部分时间竟成了各科老师争相夸赞艾回的脱口秀。小彩回教室的时候,周谛悄悄塞过来一张纸条,上面有周谛大大2个字“挺住!”小彩的心情一好了很多。这时候她才能认真地问周谛:“为什么不生我气?” 
“你说你跟艾回?”周谛娇笑,“我还不了解你么,你不喜欢艾回那样的。” 
“哦?” 
“你那么做,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 
“你倒挺聪明。” 
“呵呵。” 
然后一切平静得可怕。一样是天空晴朗的六月,一样是令人窒息的高三生活,一样的反复上演的生活。 
一直联系不上周远生,虽然周远生不像是那种连再见也吝啬说一句的男人。小彩弄不清楚,就迷惑着。 
在周谛那,却有意外的消息。她那伟大的妈妈如何挽救了这个走到绝路的家庭。以及他那个爸爸如何痛改前非,一门心思照顾家庭。 
小彩听着,暗自替周谛高兴替周远生高兴,最起码还有人幸福。 
浑浑噩噩过了七月,然后是灼热的八月,然后就是好消息了。小彩去了外地的一所大学。周谛进了本地的大学,主修心理学,据说是为了研究一个人为什么不爱她。奇怪的是,好像住在垦丁附近的艾回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难觅踪影。 
结局就这么不声不响来临了。临走的前2天,周谛约小彩去她家吃个饭,小彩想了想,最后还是去了。 
在周谛家那张铺着白色暗花桌布的原木桌子上,小彩终于又看到穿着黑衬衫扎黑色领带的周远生。 
远生面貌温和,热情招待小彩。小彩偷偷打量这个自己初恋的男子,这个男人干脆果断,大方的让人感觉到如果两个人有什么苟且之事,也必定是自己的错。小彩明白,她不是对手。 
然后就看到周谛妈妈归来。周谛的妈妈挽高高的发髻,不化妆,小彩看的呆了,这女子跟自己的眉宇之间竟是如此神似。 
小彩是真的醉了。  
周远生扶她上车,然后驾车送她回家的时候,她手里还死死攥着一只玻璃杯。  
“对不起。” 
周远生用忽然极轻但是非常清楚的声音说。 
周远生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小彩听的真切但酒精作用说不出话,只是止不住眼泪。 
“知道我什么时候决定跟你结束的吗?” 
“因为那天在学校门口我看见你挽着的那个男孩,我清楚地看到,他能拯救你,让你重生。”不等小彩回答周远生接着说了下去。 
路上灯火阑珊,一个女人重生了。  
小彩不能形容自己在大学门口再见到艾回时的狂喜。 
那天,艾回递给小彩那一个纸包,比第一次又厚了许多。他说:“其实我住在蓝翔,不住垦丁。” 
纸包里,有不能一下判断数目的车票。 
学校的光华站——垦丁 
垦丁——蓝翔  
蓝翔——垦丁  
垦丁——学校的光华站  
艾回还说,以后是同学了,真巧。  
是啊,真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