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一班之我是汪轩峰:年轻,不是借口 放纵,不是理由【情感倾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汝南网 时间:2020/02/17 20:43:49
年轻,不是借口   放纵,不是理由花随月转阴晴收录于新文化报     主持人:香北 倾诉者:简 女

  1

  则,是我深爱的男人。那年来长春的一所大学报到时,他穿着一件干净的衬衫,藏蓝色的短裤,干干净净的。我也来报到,就在来接大一新生的校车上,我不但和他认识了,连同我们双方的父母也都认识了。不聊不知道,一聊吓一跳,我们原来生活在同一个县城。

  则做事很干脆,很勇敢。军训还没结束,他便向我表白。他说,我们用同一张饭卡吧?我问,为什么?他说,我爱上你了,做我的女朋友吧,现在我的饭卡归你管,日后工资卡也归你管,怎么样?我一听高兴坏了,因为我也爱则。我说,那好吧,可是我都没有恋过爱呢,也不知道爱情是什么。则笑笑说,没关系的,我也是第一次,我想爱情就是王八看绿豆,对眼了,牵手就走,嘿嘿。说完则牵起我的手就走了。那时的我们好幸福。

  从牵手开始,我一直认为则就是我的老公,准准的了。寒假时我们见过双方的父母,他们都特别看好我俩。我们打算一毕业就结婚,则的父母恨不得马上就来长春给我们买房子,而我的父母也早早地就把装修新房的钱准备好了。有一年的暑假,我们两家六口人还一起去南方旅游,大家其乐融融,而这本该持续一辈子,甚至是生生世世的幸福,让我的虚荣和愚蠢打破了。 

  2

  毕业后,我们没有留在长春,而是一起签到了南方一家企业工作,但不在同一个部门。那时我们两家已经约定好,再等一年,我俩工作稳定下来,我们就结婚。不幸的是,就在这一年中,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因为我长得漂亮,打我一进那个部门,我的那位部门领导就开始追我。他叫涛,比我大8岁,是离过婚的男人。我告诉他我有男朋友了,可他还是在暗地里追我。我的确对涛有好感,这好感一是来源于他的职位,二是来源于他的富有,三是来源于他从物质上对我的引诱。

  真的,那时的我太年轻了,从县城出来的孩子,没见过什么大世面,误以为一个人的高职位就是他的成就和能力,误以为有房有车就是有钱,就是有财富。现在回想,这世界上可能没有比我更加愚蠢的女大学生了。而则什么都不知道,他依然早早起来把我们出租的小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跑完步,为我买好早餐,晚上边帮我洗脚边给我讲笑话逗我开心,然后就专心致志地忙他的设计,为我们的未来打拼。

  有一天晚上,外面下着大雨,我们部门吃完饭,然后涛送我回家,可是中途他却把车开到了他的家,说是有样东西送给我。他送我一枚价值一万多元的白金钻戒,我不要,但他强行戴在我的手上,然后“强行”和我发生了关系。其实,不应该说是强行,我要是誓死反抗到底,我想他拿我也没招儿。事后,我内心很恐惧,也很后悔,可是一切都晚了。则看我晚归,担心我出事,他给我同事打了电话,然后他找到了涛的家。一下楼,我突然看到则,我的腿当时就软了。

  3  

  我知道错了,我给则跪下了,我什么都坦白了,我请求他的原谅。我还说我们明天就去登记结婚,要不然辞职离开这里也行。则扶着墙默默地流出了豆大的眼泪,10多分钟后,他搂着我说,没事,没事,睡吧,明天还得上班。我以为真没事了。

  那天,我下班早早回到家,一进家门,傻眼了,则的日常生活用品,像衣物什么的都没了;桌子上有个纸条,上面写着,祝你们幸福。我脑袋嗡的一下,我没想到则就这样跟我分手了。于是我找到他,三番五次请求他的原谅,可是不行。

  我父母知道这件事后,在第一时间来到南方。父亲一进屋就狠狠地打了我一个嘴巴,母亲也把我骂了。他们一再向则道歉,为了求得则的原谅,我的母亲也跪在了则的面前。则扶起我的母亲说,阿姨,什么事我都可以原谅她,惟独这样的事不能原谅。我们就这样分手了。父母回北方了,临走时,父亲叹了口气说,像则这样知根知底的好孩子,你……父亲没有说下去,可我知道,他是想说,你再也找不到像则这样的了。  

  4  

  孤独的我,受伤的我,只好像只落水狗一样投奔涛的怀抱。为此,我的父母都被我气病了。母亲说,只要我敢嫁给那个“二手男人”,她就跟我断绝关系。为了尽快摆脱被甩的恐惧,年轻又愚昧无知的我和涛登记结婚了。母亲气得一病不起,我觉得自己是个罪人。不过那时我天真地想着,我要好好和涛过日子,房子和车满足了我那小得可怜的虚荣心。

  真没想到,结婚后,我并不幸福。也许是因为年龄方面有代沟吧,许多事情我们都想不到一块去,而且我发现涛还有些瞧不起我。我想生一个孩子,可他却说不喜欢小孩,坚决不要。后来我才知道,涛和前妻已经有了一个儿子,他经常背着我,把钱给他的父母、前妻,还有孩子。我觉得这些我都可以忍受,谁让我选了一个“二手男人”呢。让我不能忍受的是,结婚还不到两年,涛就开始在外面拈花惹草了。

  有一次,我看见涛和一个女人从饭店出来,因为这事我们吵了起来。他说,你敢管我?你算个什么东西啊?要管是吧?管你的那个穷得掉渣的男朋友去吧,要不就离,闹死人了,当初人家不要你这样的女人就对了,我是瞎了狗眼了。结婚一年以后,他就这样跟我说话了。我不敢离婚,因为我怕父母笑话我,我更怕则笑话我,于是在单位我总是装出一脸很幸福的样子。

  有很多次,我在单位遇到则,他对我笑笑,我也对他笑笑,然后擦肩而过。有一天,我们再次擦肩而过时,我发现他的身边多了一位漂亮女孩,这就是则的女朋友。不知为什么,我非常嫉妒那个女孩,一想到则为我做过的那些事,要对她做,我就嫉妒得要命。后来,我才知道那位女孩是我们单位老总的女儿,我突然又开始自惭形秽起来,我希望他们分手,于是我开始挑拨离间。

  5  

  我以则的前女友的身份,跟那个女孩见面,我说则家里有多穷,配不上她,我还说了许多不该说的。女孩什么都没说,只是笑笑。他们结婚了,排场好大,我一直以为那是因为女孩家里有钱,可后来我才知道,则卖出了几个设计,而那些钱比我和涛一辈子的工资还要多好几倍。我走火入魔了,我极度讨厌自己,为什么当年做出对不起则的事?我想把则抢回来,我甚至祈祷他的妻子一下子叫车撞死才好呢,我心里全是则,即便涛又在外面搞女人,我都不在乎了,他搞出性病来,死了才好呢。我患上抑郁症,每天神情恍惚,只好休了长假。涛不要我了,我们离婚了,婚后,我辞了职,我父母把我接回家乡静养。

  2007年,我查出患上了癌症,医生说,只要及时手术和化疗,活下去没什么大问题,但是面对昂贵的手术费,我想一死了之。我父母向涛借钱,他不但不借,还换了手机号。我没想到,我的母亲开口管则借钱了,我更没想到的是,则来我家了。当一台200多万的车开到我家门口时,邻居们的眼睛都看红了。我却不敢见则,因为我已经被自己折磨得不成样子了,可又不得不见。

  多年未见,则胖了一些,皮肤没有从前白了,但依然干干净净的。则把50万元放到我的床边,他如亲人般地对我说,你嫂子知道你的事了,我们一商量,她说,给你拿这些钱,先把病看好,剩下的钱,去做点小生意,你不是一直想开一个面包店吗?我看这个事挺好的。我哭了,哭得很伤心,我哭自己的无知,自己的虚荣,自己的心胸狭隘……而因为我是那样的一个人,我也受到老天应有的惩罚了,直到那一刻,我才打心底祝福则一家人幸福。

  现在,我的病情已经控制住了,我也再婚了,并且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一家人开了个小店,可以说是衣食无忧了。对于一些往事,我看开了好多,许多事情也可以放下了。不过惟独这个女儿我放不下,我不知道自己的病情什么时候会突然恶化,如果那样我就没办法教育她了,特别是关于爱的教育。其实,我也不想教育她什么,只是希望她千万不要重蹈我的覆辙。

  主持人香北:众多倾诉中,我之所以选择简的这个倾诉记录下来,的确是想帮她留给女儿点什么。但比这更为重要的是,简说了这样一句话拨动了我的心弦:“我年轻时,误以为一个人的高职位就是他的成就和能力,误以为有房有车就是有钱,就是有财富。”我想,作为一个人,别一出事了,就把责任统统归于年轻,一个大学毕业生难道连最基本的什么叫一个人的成就、能力、财富都搞不明白吗?感谢简,愿意把这段经历晾晒出来,我相信总有一些年轻人看了简的经历,会顿悟出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