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一班之魔少流星:官 场 “潜 规 则”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汝南网 时间:2020/02/29 15:56:31

 

(一)

  近年来,官场段子和官场小说非常流行,说明大家对官场的关注以及对官场生态的恶化已经严重不满。媒体只能从公开查处的腐败案件中零星透露官场恶行,学者多从政治体制和制度设计中研究问题。总之大家都感觉到官场不正常,却说不清这不正常如何体现在官场的日常运行中,所以民众的不满也仅仅在段子和小说中。本文试图从现实生活中找出一些官场“潜规则”,这些规则可以说经过了千锤百炼,而且不断成熟、完善并被默认和遵守,所有为官者大多是心照不宣,认为只有遵守它才会达到自己所需求的目的。

  想方设法、千方百计来接近领导,恭维领导。通过接近和恭维,达到表现自己,宣传自己的目的。这是我们党内政治生活中一种很不正常的现象,但现在已经由不正常变成了正常,因为它具有很强的认同性和功利性。这种上下级关系就象一根无形的链条,将下面与上面,一层又一层、一环又一环地连接了起来。

  上级对下级的不满,尤其是对上级特别关心和在意的问题所表示出的不满,下级是非常危险的,你必须对他的不满意立即引起重视,而且采取立竿见影的措施使他迅速感到满意。我国政治体制改革与经济体制改革相比较,政治体制改革不仅滞后,而且力度、广度、深度都跟经济体制改革无法相比。经济体制已经逐步走入法制,而政治体制在一定程度上,人治依然大于、高于、超于法制。正是因为这样,下级领导的乌纱帽,并不是真正掌握在群众手里,还是控制在上级领导的手里,特别是分管领导的手里。

  干部好不好,本来应该是群众说了算,可是关键时刻还是领导说了算,尤其是一把手说了算。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那些火烧的就是原来领导工作的思路和决定的事情,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用人问题。如果新的不把旧的否定掉、消灭掉,那又怎么能体现出新的呢?过去官场上老的比新的厉害,现在正好反过来,是新的比老的更厉害。这是个不争的官场游戏规则。

  “我是在上级的领导下努力工作。”这绝对不是什么套话,这既是组织原则,也是臣服的特定程式。

  用能人才能打开工作局面,才能有政绩,才能有立足之本,才能有更多的提升机会。多年的经验证明,在人情化泛滥的社会里,当领导的手下不能没有几个人,尤其不能没有能人,没有几个得力干将,就撑不起一方天地。

  作为上级想交结下属还是比较容易的,一是多多表示关爱,工作中多提携,多保护;二是利用自己的心腹去结交,拉他们进入圈子;三是礼贤下士,讲义气。心有所属的下属多了,工作就好干了,对自己的贡献也就多了。而且这些人熟悉官场游戏规则,危险比较小。

  领导班子的调整是最敏感的问题,仕途升迁是官场的首要大事,为官者成败荣辱全系于此。干部问题不但关系事业成败,而且可以影响一地民风。现在的干部管理制度还是上级任命制,基本程序是:领导提名、组织考核、集体研究决定。这几年的变化无非是在组织考核过程中增加了一项群众评议和公示的内容。选拔、调整干部的关键是领导提名,没有领导提名,无论你如何优秀也不可能被提拔任用。提名前的私下沟通又是关键的关键,其他程序只是必要的形式而已。既然提名前的私下沟通是关键,以人划线和任人唯亲就不可避免。在法治还不健全的条件下,人治的手段必不可少,在这个问题上清高不得,迂腐不得。

  派系和派别在目前情况下是不可能根本杜绝的。在大的原则下,具体问题必须做出一些妥协和让步,只要不超出一定的限度就行。在当前人治为主的环境下,任人唯亲是不可避免的,党政机关中实际存在着有形和无形的派别派系。自古以来政权内部的政治斗争就从未停止过,没有一支属于自己的干部队伍,就不可能很好地驾驭局面。在干部的任用上幼稚不得,迂腐不得。从一定意义上说,任人唯贤和任人唯亲二者不可偏废。当然也要照顾到上级领导和班子成员的关系,通过协调关系形成比较统一和谐的整体。

  中国古代高官的仪仗和身边人的毕恭毕敬,除了为了表现等级以外,更重要的是为了显示权威。如果身边人和你没大没小,你就会因此失去下属的尊重。威威皇权,由近及远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现在是人情化的社会,各种关系纵横交错,不会处理关系就干不好工作。幼稚必然导致失败。现实和理想必须相结合。人情化是产生腐败的一个重要因素。

  利用矛盾驾驭局面,这是政治家必须拥有的手腕。

  接待水平代表工作水平,有民谣为证:“汇报再好不如酒好,工作可少菜不能少,想当先进备好礼包,感情交流全都有了。”

  检查本来是一种督办工作的方法。本来十分严肃的检查,如今变成一种无可奈何的形式,沦落成为弄虚作假蒙混过关且轰轰烈烈地造假,通过了检查,假的就变成了真的了。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上面,一是一些上级部门领导焦渴的虚荣心需要满足,检查这一形式便于显示权力,抖一抖威风;二是上级部门的领导需要被欺骗,就象女人喜欢听到别人说她美丽,明知是虚假的奉承仍然百听不厌;三是上级部门需要下级虚假的材料来满足他的虚假政绩的需要。

  给领导办私事是密切与领导关系最好的形式。俗话说公事办不好挨批,私事办不好挨踢。

  工作总是和个人感情联系在一起的,有了良好的个人关系,也就有了良好的工作关系,这就是中国的国情。

  不请示不汇报,小心你的乌纱帽。今天找不到领导的办公室,明天你就找不到自己的办公室。

  官场“潜规则”(二)

  在中国官场,上级对下级是臣属关系,上级整治下级是天经地义,以下犯上十有八九没有好果子吃。即便是上级有错误被你掀翻,你今后也必被新上司视为不忠不孝,终身得不到重用。同级之间是兄弟关系,即便有矛盾,一般也不伤害根本,若你真的把同僚掀翻在地,必被视为不仁不义,而遭人防备。

  你依附的官员总有调动、退休、倒台、下台的时候,即使他上升了,换了另外一个人,他对这个人的话语权能否继续保持?恐怕逐步消失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这个新上来的人,也象一个新的树枝,有他自身成长起来的树干和发展出来的枝桠。更何况,你靠什么建立和维持与某一个权贵者的密切关系?这种密切关系究竟是单方面的依赖,还是双方相辅相成的?如果是前者,你在心理上就永远处于一种对人摇尾乞怜的状态;如果是后者,情况反而更糟糕,因为你们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可是你又无法全方位地介入他的行政生涯,你只是他的一个侧面、一个层面、一个点,是他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中的一个小小的结,而一旦他那一方在别的侧面,别的层面、别的网结上出了问题,你就不能不受到牵扯,你的事业就完全有可能跟着玩儿完了。

  对于上司来说,无法控制你的下属是一件危险的事情;而对于下级来说,无法控制你的上司将使你随时处于不安之中。

  官场上的事情谁对谁错,没有个是非标准,谁权大谁就是对的,因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是官场处世原则。

  这个社会无论做人还是做事,有靠山和没靠山是有天壤之别的。想做官必须朝中有人。生活里想不想当官,能不能当官和会不会当官不是一回事情。想当官的人不一定能当上官,当了官的人不一定能当好官。

  法规是人大定的,而具体的执法人员是要官方的权力机构任免的,违法可以,违权不行。违法不违权还有救,因为有权者可以帮你说情;如果违权不违法,那就死定了,只要有权者一句话,头上的乌纱帽就得摘。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为权而争得头破血流,却不见有多少人为护法而牺牲呢?

  生活中为了一官半职明争暗斗的事例随处可见,而遇事敢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或者说能保护得了自己的却不多见。正义与邪恶、法律与权力始终是一对孪生兄弟,时常伴随在人们的左右。升官发财就是这个社会的潮流。

  官场上的事情就是弄不明白,关系到老百姓的事情,该快的快不了;涉及到官与官的利益的事情,不该快的又快得不得了。如今社会上的任何事情都是两面的,公开的是一面,暗地里又是一面,而往往起作用的是后者,前者只是做给老百姓看的。

  现在的官场和商场一样,事事都讲究实实在在,事事都须等价交换。

  一些在位的人,为什么在有权的时候捞钱捞物,因为有权和没权的反差确实太大了。

  不要太相信那些制度,有了制度没人执行等于没用;有了制度没人监督也等于没用。

  官场上有两种办事方法:一种是通过送礼谋到一个位子;另一种是谋到一个位子以后再送礼。前者多是跑官者采用的办法,后者则是有本事被重用后的感谢。

  不是自己没本事,而是没人在乎你的本事。你总想着能有一位长着慧眼的领导,赏识自己、重用自己。其实在这种世风日下的环境中,再好的组织原则和路线,都被物欲横流所泯灭,什么是组织?组织最后就是一个人。所以说,把自己命运的赌注押在领导的良心发现上,那是大错特错的事情。

  为官的原则就是首先学会保护自己。学会保护自己,说白了就是拿原则做交易。官场上混的人,不滑头就难以保护自己。

  有许多人的是非曲直是根据自己的利益为衡量标准的。

  人要生活得好,光有能力还不行,必须有权力、有靠山、有金钱、有一大批能用得上的朋友。

  官场就象个魔方,天天都在转,天天都在变。当官最怕就是在官场上停滞不前。当官要有不择手段的策略和不要脸的精神。要脸就没得官做,要做官就得不要脸。

  官场上除了熟人和金钱之外,美女也是一条捷径。

  在官场上混不能付出真情。这是一条真理,道出了官场真谛。现在这种社会做人不能太认真,不论是官场还是商场,真情的付出是没有几个能得到好的回报的。

  ----有些话只能点到为止,不能说得太明,这是官场上一条不成文的经验。以上权且作为戏说罢了!

  官场“潜规则”(三)

  任何游戏都有相对固定的规则,无论是显规则还是潜规则,只有遵守了,才有可能被其他玩家接纳,否则就会被排挤出局。玩游戏如此,从政更是如此。

  领导往往最愿意用三种人:一是特别能干的;二是既能干又忠于自己的;三是没什么本事,但肯为自己卖命的。只用第三种人,自己出不了政绩;只用第一种人,又不能保证自己权力基座固若金汤;但第三种人却又特别少。

  让领导喜欢的方法很多,一种是拍马屁,专门捡好听话说,专门给领导办私事。这样的人领导喜欢,但是分量轻,关键时刻拎不起来。没本事的人才去拍马屁。领导需要自己的人,可靠的人,会办事的人,能够提供发泄渠道的人。

  一个人有没有本事,要让领导去说。因为,说到底本事是领导给的,领导让你有你才能有,领导不让你有,你本事越大越倒霉。

  在官场上,小本领可以拿到领导面前去炫耀,大本领则应该藏起来,而且是藏得越深越好。

  什么是领导?那个在需要你为他效力,替他干活时,总是笑容可掬地向你献殷勤,总用美妙动听的话语打动你脆弱的神经而使你愉快、兴奋的人。这个人就是你的

领导。

  什么是领导?那个在不需要你向他提供任何帮助,相反你却需要他的经常性的帮助的时候,对你向他献出殷勤总是不屑一顾、心不在焉、漠不关心,对你的才华表现总是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而处处打压你,总是盛气凌人地向你指教一二的人。这个人也是你的领导。

  领导什么时候都是领导,下级什么时候都是下级。领导同你随便是平易近人,你同领导随便就是目无长官。千万不要看到领导同你随便一下,就忘乎所以。

  领导就是那种随时都可以把责任推卸给别人的人。

  有些领导在气头上或是在兴头上,可以信口开河,慷慨陈词,同下级倾述心中的不悦,甚至发泄心中的愤怒,你就以为同你讲肺腑之言,可以敞开心扉,掏出心来交谈,那就大错特错了。一旦走漏风声,领导可以推得一干而净,最终倒霉的是自己。再说有的领导搞窝里斗,你捆我,我绑你,怎么争夺都可以,当下级的只能静静地看,千万不要乱搀和。你要挂边靠前,就要给你划线排队,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

  下级对上级要做到“三从四得”:领导出门要跟从,领导进屋要随从,领导指挥要服从;领导的酒要喝得,领导的气要受得,领导的话要记得,领导的秘密要守得。

  下级对上级要尊重,可能你心中并不认为这个领导值得你尊重,但场面上,下级对上级的礼仪、面子还是要维护的,不能不懂规矩,这也是官场的游戏规则。尤其是越是轻视的人,场面上还是要表示尊重。

  领导不批评的下级,肯定是最倒霉的下级;领导为什么敢象骂自己孩子一样骂下级,那是因为是自己人。所以,有时候领导对下级尊重,不一定是好事。

  官场上就是这样,如果领导拿你当马前卒,当孙子一样,那是瞧得起你;如果领导拿你当爷,那你必定是真正的孙子。

  从历史上各个朝代看,驯服听话的蠢材都是被优先录用。蠢材多高官,高官必腐败也是一条官场定律。

  官场“潜规则”(四)

  古时候皇帝为什么重用太监?因为太监就象现在的秘书和司机。

  领导的秘书就是领导的形象。秘书的基本功是善于察言观色,把握准领导的所思所虑,任何意见的提出,要与领导的想法八九不离十,这样才能让领导满意。

  做领导的秘书,有时候就象嫁人,嫁对人嫁错人,这一对一错,进出可就大了。但秘书的决定,常常身不由己。虽然同样是办公室秘书,但给谁做秘书,这可不是相差一点点,给一把手做秘书,或者做一个普通的秘书,有时候可真是有天壤之别。

  无论是政治斗争还是经济竞争,最忌讳的事情便是“授人以柄”,最后导致“受制于人”。不少素质和前程都相当看好的人,最后“不慎”都倒在了这一点上。如果连私秘的个人生活都由秘书来安排,由秘书来控制,将来就很容易出事,甚至可以说一定要出事。即使不出事,这样的把柄让人掌握了,自己这一辈子肯定也过不塌实。

  新上任的领导找下级谈话就意味着权力的调整和分配,也决定着领导对下级的看法的好坏,说直了也是个利益的平衡与否。

  要懂得维护领导尊严。维护领导尊严最直接最见效的办法就是装聋卖傻,以自己的弱智显示领导的高明。

  聪明的领导就喜欢用那种有毛病的干部,他屁股不干净,小辫子捉在你手上,什么时候不听话都能提留他。谁喜欢干干净净的人,又不是找女人。何况他有毛病你还用他,他又何不感恩戴德,感激涕零,更加卖命呢?

  领导是权威,领导的话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话,是金科玉律,是指示,是真理。现在我们国家已经进入法制社会,提倡依法治国,依什么法?当然是依领导的说法。

  领导的事情就是下属的事情。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跟领导搞不好关系的人当不了领导;跟群众搞不好关系的人当不了好领导。

  官场现状和官场规则就是上面说了算,灵活、多变、因人而异。下级供养上级,上级给你权力或者保你平安;如果哪天把领导伺候得不舒服了,你的小权力就会被领导一句话给弄丢了。

  任何一个单位,都是没有是非而只有利益。任何一个领导都是人,是人就有人的想法。学问越大想法越多,想法越多你越要去琢磨。琢磨透了也不一定要说,去做就是了。

  西方商界有一条教育员工的名言:第一条顾客永远是正确的,第二条,如果顾客有错误,请看第一条。将此套用到中国官场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第一条领导永远是正确的,第二条如果领导有错误,请看第一条。

 

官场“潜规则”(五)

  在组织人事部门工作的官员,显然比其他官员更了解官员升迁的途径和技巧,也更懂得保护自己。

  有人总结了密切联系领导的三大法宝:领导钓鱼你下乡,领导用钱你分脏,领导好色你嫖娼。把这三大法宝掌握好了,你想不进步怕都是不行的。

  新三大作风:密切联系领导的作风;表扬与自我表扬的作风;理论联系实惠的作风。

  现在时兴密切联系领导,谁还会密切联系群众?群众密切联系领导与领导密切联系群众的区别在于:群众密切联系领导,群众在低处;领导密切联系群众,领导的姿态也就会低很多。

  现在谁会跑关系是很有面子的,自己也会有意无意地把关系和背景抖出来,以显示自己的能耐。相反,谁如果只会老老实实干工作,不懂密切联系领导,不会找靠山,肯定会被人瞧不起。现在的领导决定用一个人,只要一句话,就是这个人有活动能力,跟上面关系铁;不用一个人,也只要一句话,就是这个人太老实,打不开局面。官场上最最贬义的词恐怕就是“老实”这个字了。

  政策,无非是上层制定,向下层传达执行;对策,无非是下层“创造”,让下层同行效仿发扬。如此,对策的传达率远高于政策。

  官场上就是这样,发生过的事情,只要领导不想提起,就可以等于没有发生过。

  冷处理是门学问,有时妙不可言。这是政治家的风度和冷静,是处理矛盾的技巧。

  不承认就是没有发生过的——或许我们只能拥有这样一种真实。在问题逐渐生活化、技巧化的时候,我们所能拥有的真实就越来越只能是设定的。

  不完全市场下政治生态的特征之一,是下级官员绕着上级官员的屁股转。它名正言顺之处在于,可以 为一方百姓争利谋福,也让官员含有个人诉求的利益动机变得更加隐晦。

  要想在仕途上发展,必须上面有人看重你,替你说话。直奔权力源头变得尤为重要。

  诞生了一个大人,带出了一批小人。

  上级与下级的关系,近乎于手和橡皮泥的关系;橡皮泥你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想捏什么就捏什么,越是基层越是好捏。

  相对于掌握着决定权的一把手,其他人任何有个性色彩的表现都可能被看成对着干。对着干的人自然有,但至少必须具备两个条件:要么性格强悍,凡事能豁出去;要么背景强硬,无所顾及。最好的办法是选择回避,不对着干。

  官出数字,数字出官。

  批评领导,官位难保;批评同级,关系难搞;批评下级,选票减少。

  官场“潜规则”(六)

  干工作有“会干的”和“不会干的”之分。从历史上看,包拯和海瑞都是清官,但为什么只有海瑞被罢官,而包拯却没有被罢官呢?这就是“会干的”和“不会干的”的区别。包拯的过人之处就在这里,他善于理解领导(皇帝)的意图,知道哪儿该动真格的,哪儿该做做样子。其实,造成两人命运不同的关键是,一个只是对下,而另一个是不仅对下还有对上。对下,皇帝可以容忍;对上,把矛头直接指向了皇帝,让他老人家不舒服,他会让你舒服吗?正所谓“谁要是影响我一阵子,我就要影响他一辈子”。

  干部被分为两种:“会干的”和“不会干的”,有的只能得到群众的好评,却得不到领导的赏识;要得到领导的赏识才能获得更多提拔升迁的机会。会干就是要知道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该干的一定要干,而且一定要不惧怕任何困难,敢于排除任何阻力,一干到底,干出成效。领导想干的、领导喜欢的、能给领导脸上增光添彩的,都在该干之列。

  “会干”的不但干出了政绩,干出了名声,干出了领导的赏识,更干出了仕途得意飞黄腾达的结果。

  不管领导喜不喜欢的“蛮干”,不考虑出不出政绩的“瞎干”,捞不着任何好处的“白干”等等,都属于“不会干”的行列。

  现在一级级领导都喜欢任用开拓型的干部;所谓开拓型,无非就是敢闯敢干,敢为人先的。

  什么是人才,用人才的人才,才是真正的人才。

  功高盖主对于从政的人来说,是犯了大忌。

  你的能耐再大,不能在战略上大过上级,同时也不能在操作上大过下级。

  在官场,官在你上,那么知识也好、能力也好、品德也好、威望也好,便都在你上,甚至实际年龄比你小,也可以做你的长辈。为什么小官见了大官要装孙子,就是这个原因。

  在官场上,仅仅靠聪明才干是不够的,没有人提携,没有人赏识,不管你多有才,也只能象老牛拉破车慢慢来。上面没有人为你说话,没有人罩着你,你不但会一事无成,甚至还会职位不保。

  成绩与错误是孪生子,越想干出成绩,也就越存在犯错误的机会。

  在领导面前偶尔发几句牢骚,只要掌握好分寸,会缩短与领导之间的距离。

  聪明人经常用装傻来避免尴尬。向领导表功是最愚蠢的方式,该知道的事,领导总会知道。

  愚蠢的人只顾展示自己的才华,聪明的人则是千方百计让领导展示才华。

  在工作中,一步一请示,样样都请示,是一种常见的现象。很多领导在领导的位置上,不论行政还是业务他都得是权威,一定要顺着他的思路,也就是领导的思路。他这个思路的正确性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的权威。只要是领导的决策,下级只能照办和服从。有的领导处于“偏要领导你这个内行”的心态,不是从工作出发,而是以领导的权威为重。

  有些时候,领导的特点就是不讲道理——因为你要讲的道理他都懂,他只有用不讲道理来对付你的道理。

  文才再好,也要让秘书代笔;车技再好,也要司机开车;口才再不好,也要亲自讲话。

  官场“潜规则”(七)

  官场守则第一条:切忌独立思考。

  在官场的潜规则里有一条:永远比领导慢一步。

  跟顶头上司顶撞是没有好处的。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一条官场上不成文但都心照不宣的规则。

  县官不如现管。这是一条官场定律。大家都心如明镜一般地知道:违背直接上级指令的代价远远大于违反最高层机关命令的代价。因为在自上而下、层层授权的压力型权力体制内部,官员荣辱成败的最大决定权往往操纵在近在咫尺的直接上级手中,而远在天边的“中央”却常常鞭长莫及。中央政府单枪匹马对付千千万万个官员,指令层层下达、效力层层递减,最终注定是力所不及;就是处罚,也未必会准确无误地落到自己头上;而地方命令的杀伤力则大得多。

  下级对领导的指示要始终做到不怀疑、不论证,坚决照办不走样。

  一个当惯了领导的人,最大的希望莫过于别人在他面前坦露心迹。如今这个时代,一个先前的老领导, 在旧部下面前是不会有多少好口碑的。而且一个新的一把手,也不愿意经常听到部下们对旧领导的掂念。从古至今,官场上对此都讳莫如深。一个人如果还想在官场上飞黄腾达,不避讳这些,显然是要吃亏的。

  在官场上,最忌那些有思想的人,他们有理性思维,有分析能力,有违令勇气,“头上长角,身上长刺”,不宜谋官。被领导者就是一个不能发表自己思想观点的人,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就别在官场上混。哪位领导敢说:我就是喜欢听批评意见;哪位领导敢说:我就是要提拔那些敢于谏言者。你敢于批评领导,就说你目无领导;你善于思辩,就说你只重视理论不务实际;你办事不按照领导的思路,就说你骄傲自满,另搞一套。你应该善于从领导的话语中总结出“一个中心、两个突出、三个加强”之类的讲话精髓,强调下面要深刻领会。

  有的领导为了维护自己的威信,宁愿毁掉一个年轻人的政治生命。

  距离是维持威信的一种必不可少的条件。

  在一个人的升迁上,与领导和同事的关系比工作实绩更重要。人有七情六欲,因此对人的评价永远也摆脱不了感情的因素,谁也不会启用一个锋芒毕露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人。

  人们常常说,我们的社会是法治的社会,不是人治。话都这样说,但实际上行不通,有时候领导的意志就是法律,或者说,比法律还要法律。

  一个人当领导跟当群众是不一样的。当群众时,你有毛病别人看着,要说,要议论,就容易传出来,慢慢对你的印象就坏了;可一旦当了领导就不一样了,你高高在上,部下跟你也不是天天在一起,你的毛病在部下面前就容易隐蔽;即使他们发现你有什么毛病,也是能够容忍的,是可以视而不见的,在一个片面讲究行为修养的社会里,谁也不会说出来,谁也不会在领导面前找事。更有趣的是,有些毛病,当群众时是毛病,一当领导就成了个性。你的毛病突出了,你就有鲜明个性了。

  对于领导的隐私,作为下属最忌讳知道这类事情。无论是近代还是现代的组织中,知道机密过多的人,往往都会被除掉,没几个有好下场。

  锋芒太露,容易受伤的是自己。人一走上官场,心态都会变得很复杂,你要在官场这条路上走,你就一定要失去你的独立人格,适应官场的游戏规则。

  官场“潜规则”(八)

  李瑞环同志说过:“有那么一小部分人,在领导面前是奴才,干起工作来是庸才,一切活动是为了升官发财,一旦掌权就搞独裁。我们必须防止这种人投机上来。”

  他又说:“最怕碰上不懂、主观、有权的领导。不懂不可怕,不懂又不听别人意见才可怕;不懂又不听意见,但说了可以不算也无大害,最可怕的是碰上不懂、主观又有权三位一体的人,其破坏性常常是无可弥补的。”

  有几句贪官语录比较有“生命力”——

  “人民不要我,党要!”——此论出自江苏射阳县粮食局原局长刘平之口。

  刘平在局长任上四年,使公家上亿资金打了水漂,国家亏了,自己肥了。换届时其局长提名被愤怒的人大代表否决,但他书记照当不误。于是就有了刘平的这一“经典”之言。按常理,刘的局长当得连人大代表都忍无可忍了,其行为和口碑定然太差,还怎么配当书记呢!可他不仅书记照当,而且还“牛”得很。

  时下在某些地方,“一把手”的意志就是“党”的意志,有的干部道德败坏、行为恶劣,普通百姓尚且鄙夷不屑,却不断得到提拔重用。尽管不少人明白刘平口中的“党”是指某个人,但由此造成的恶劣影响却不能不引起警惕。

  “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此论出自腐败分子福建省政和县委书记丁仰宁之口。

  其实这高论并非丁书记原创,应算最地道的“国粹”。不过,这话从前的“父母官”也不敢公然地端上台面,轮到丁某却理直气壮地当作了自己的辩护词。丁仰宁这等“自白”虽有点剌耳,但比那些事情败露之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后悔”、“反省”“把自己混同于老百姓啦””、“放松了世界观的改造啦”等等,要“磊落”得多,“纯真”得多。

  “一个烧饼如果你一个人独吞了,下次就没人帮你了,你连窝窝头也得不到;如果你我一人吃一点,下次会给你一人更大的烧饼。”——此论系河北省邢台市国土局原副局长李润身官场经验的高度概括。

  李润身的“烧饼说”说是,在官场上要学会的利益均沾、好处共享,让更多的官们结成一个利益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能给李润身的“理论”作支撑的还有他的两位异地“同仁”。一个是河北巨鹿原县委书记刘欣年,其“妙论”为:“你送我一点点,我收你一点点,我再往上送一点点”;一个是四川省石油公司原党委书记赵莆安,其“妙论”为:“搞搞大钱是为了我能做大官;因为上级领导做官也需要钱,所以我要经常给领导送钱,领导升官了,我也能随着高升。”

  “与上级领导关系如何,是下级晋升成功与否的一个重要的因素。有些人单纯地认为,是太阳总会发光的……而不是屑顾及与上级关系如何,这是一种十分幼稚而不切实际的想法。”

  ——此论为“五毒书记”张二江大作《下级学》的精髓。

  在官场中摸索了多年的张二江,深谙在一些地方,如果没有上司的“赏识”,纵有天大的本事也别想腾达。与他一样,在一些官场中人眼里,最要紧的不是真理和正义,而是投靠、服从和忠诚。

  读懂贪官的经典语录,可以了解贪官心理,可以了解官场潜规则,同时对于反腐败斗争也有较大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