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一班夏天:来世,我渡你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汝南网 时间:2020/02/29 20:01:45
韶华易逝,青春回首,一点冷幽然;听花坠,凭栏细数,多少悲欢离合;流年泯,一曲多情,我把箫来叹。窗前红药,为谁留,梦里缠绵,谁又知?彼岸的一朵曼陀罗,痴痴苦等,越千年,奈何花开一刻,相聚无期,咫尺天涯,落寞,悲凉,心事又与谁说?淡淡情愫,浓浓醇香,寄与指尖,挥洒间,随笔墨,慢慢道来。_稀饭苦茶笔
  <一>相见,相知,相恋
  今夜无眠,一缕微凉,拂过青纱帐,岁月的微尘,透过流年的间隙,缓缓飘来,无声,亦无痕,慢慢落下,铺却了一红尘路。
  心事,如一白驹,于万水千山外,蹄蹄而来。认识你,在远方的霓虹,千年的古城,散发着岁月的沧桑。而你,是一朵幽莲,优雅的叶,素白的花,亭亭的玉颈,笑氤嫣然,轻拢慢捻间,拨出漂亮的涟漪。徜徉在心灵的寂静处,一颦一笑,一窗一椅,一角一偶,一留连一彳亍,全是最真的你。
  一个孤行的游子,辗转着,蹒跚而来。一个晨露的黎明,被芳香吸引,痴迷着,在这氤氲的气氛中,几番找寻,寻到了百花从中的你。
  相识,百花呤,絮柳飘,一缕情丝两相悦。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淡淡红尘,一场预定的邂逅,有着一句懵懂而又真切的话语:“认识你,真好!”
  相知,一首歌,几句话,一眼道尽你我灵犀。苍野外,校园中,留下我们的足迹,云淡风轻,亦或浓云电闪,总会在对方的眸中,看到深深的牵挂和淡淡的鼓舞。
  相恋,红尘叹,梦里痴,一世情缘只为君。青青年华,有子相随,还欲有何求?执子之手,在三生石上,刻下铭心的坚定,随后,和着尘俗的烟火,在山与水的江南慢慢老去,今生便无悔。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
  <二>缘聚缘散缘如水
  柔风碎雨,青瓦琉璃,江南总是带着些许湿润。
  缘来了,层层波澜,万般欣喜。缘末了,惊涛骇浪,痛彻心扉。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对天怀想,一个人惆怅,内心深处漠然了几处忧愁。然而当自己亲身经历之后,发现窗外的世界已经没有了那雨后的清明了。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这次你的离开,是风,是雨,是夜晚;你笑了笑,我摆一摆手,一条寂寞的路便展向两头。
  谁将烟焚散,散了纵横的牵绊;是谁送与我红豆,教以我相思;又是谁弃我而去,留下愁酒穿肠肚。相忘谁先忘,倾国是故国。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终是谁使弦断,花落肩头,恍惚迷离,而眉间的情愫,也随着风飞扬在红尘之中。柔情似水终归去,一川烟雨,素锦年华。
  残漏惊人梦里,孤灯对景成双。月望影苍穹,幽帘碎残梦。千年轮回,把酒颜欢,虽留念与芬芳,缠绵犹若水,却独吟一悲曲。
  长街长,烟花繁,你挑灯回看;短亭短,红尘辗,我把萧再叹。听弦断,断那三千痴缠。坠花湮,湮没一朝风涟。花若怜,落在谁的指尖。纵使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回得了过去,却回不了当初。
  终于为那一身江南烟雨覆了天下,容华谢后,不过一场,山河永寂。雾散,梦醒,我终于看见真实,那是千帆过尽的沉寂。手执落尘,心殇依旧清晰,在这生生的两端,我们彼此站成了岸。
  回首彼岸,纵然发现光景绵长。天地日月,恒静无言;青山长河,世代绵延;就像在我心中,你从未离去,也从未改变,缘聚缘散缘如水,背负万丈尘寰,只为一句,等待下一次相逢。
  <三>来世,我渡你,可愿?
  苍茫大地一剑尽挽破,何处繁华笙歌落。斜倚云端千壶掩寂寞,纵使他人空笑我。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须誓言。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心微动奈何情己远,物也非,人也非,事事非,往日不可追。
  也许是前世的姻,也许是来生的缘,错在今生相见,徒增一段无果的恩怨。反复间,心疲了,累了,找个远离喧嚣的村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挥霍着这消逝的年华。
  一年老一年,一日没一日,一秋又一秋,一辈催一辈一聚一离别,一喜一伤悲,一榻一身卧,一生一梦里寻一夥相识,她一会咱一会那一般相知,吹一会唱一会。
  尘缘如水,罕须泪,何尽一生情?聚散如诗,莫叹息,书尽辛酸苦辣甜。
  今生,是谁应了谁的劫谁,又是谁变成了谁的执念。来世,是否,能在沧海桑田中,找回曾经的你。
  转身,一缕冷香远,逝雪深,笑意浅。来世我渡你,可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