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汤普森:宋祖英从苦孩子到歌唱家的成长故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汝南网 时间:2019/10/23 03:23:44
宋祖英从苦孩子到歌唱家的成长故事 

        宋祖英,中国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被誉为“中国民歌第一天后”。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政治部文工团副团长。宋祖英不断将自己的艺术追求与中国优秀民族音乐结合在一起。从她演唱的作品中能清晰地看到中国民族声乐传承、拓展和再创造的轨迹,她的演唱技巧注入了时代音乐艺术技法,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声乐艺术表达方式和演唱风格,是当代民族声乐艺术的重要标杆和绚丽景观。多年来,在中国各类专业音乐比赛和民意评选中,她获得了众多最高荣誉奖项。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著名的歌唱家宋祖英对于我们大家来说都已不在陌生,她美妙的歌声给我们大家带来了欢乐,经她演唱的《小背篓》、《好日子》等歌曲已成为经典之作。今天就让我们一起回看她从一个苦孩子到歌唱家的成长历程,了解作为名人的背后又有哪些艰辛和曲折?


       苗寨飞出金凤凰  

  1966年8月13日,宋祖英出生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古丈县岩头寨乡老寨村的一个苗民家里。老寨村山青水秀、鸟语花香,苗寨里常年歌声飘荡,宋祖英从会说话起,就跟母亲哼起了苗歌。

  1981年,在简易的岩头寨乡中学,读初三的宋祖英的命运出现了重大转机。

  这一年6月,从古丈县城来了两位老师,他们是专门为县歌剧团招考学员而来的。

  当一群男女生挤挤挨挨地来到两位老师面前时,一个漂亮的身影让田老师的眼睛猛地一亮,仔细观察,一双略为上挑的丹凤眼明亮如水,一副稍为单瘦的身材袅娜多姿,他不禁暗自欣喜,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宋祖英。”小姑娘一脸羞红地答道。

  宋祖英被挑出来过第二关——口试。口试不是回答什么问题,而是唱歌。

  唱歌并不难,宋祖英平时最爱的事情就是唱歌,自打进了校文艺宣传队后,同学们说她梦里都在唱歌呢!

  唱,大胆地唱,宋祖英给自己鼓了鼓劲儿,抿了抿嘴皮儿,羞涩地笑了笑,然后张口唱起了《台湾同胞我的骨肉兄弟》。

  一曲唱完,两位招考老师互相交换了一下满意的眼神,她不仅声音甜脆,音色很美,而且中高音处理得当,音域宽广。

  不久,宋祖英就带上简单的铺盖行李,在校长护送下,来到了县剧团学员班。

  从此,宋祖英的歌声飞遍了古丈的山山水水、村村寨寨,人们都说:“一听宋祖英的歌,就感到神清气爽”,“宋祖英的歌,百听不厌”……

  此后,宋祖英被派往龙山县里耶镇,参加自治州举办的文武花旦讲习班。宋祖英被分配学习刀马旦,这对她来说,难度真是太大了。尽管她练得很苦,但进步却很慢。

  好不容易熬到讲习班结束,联欢晚会上,宋祖英一曲像山间清泉一样清脆的《泉水叮咚》,赢得了晚会上最热烈的掌声。她非同凡响的歌唱才华让前来参加结业典礼的自治州宣传文化部门领导和专家惊喜不已。

  1984年底,宋祖英从古丈县正式调到自治州歌舞团。1985年9月,她又考入中央民族大学声乐系,师从于有深厚音乐修养的周本庆教授。在严师指导下,宋祖英的音乐素养有了很大提高。从中央民族大学声乐系毕业后,宋祖英又师从我国声乐教育的一代宗师、中央音乐学院的金铁林教授,演唱技巧得到进一步提高。

  1991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宋祖英以一曲《小背篓》赢得了海内外观众的交口称赞。这一年她被调进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政治部歌舞团,并被评为一级演员。


 

  贫困是最好的学校  

  宋祖英出生在外婆家,那个寨子只有4户人家,宋祖英和妈妈、外婆、外公、舅舅、舅妈,还有六七个孩子生活在一起。

  外婆家山后有漫山遍野的野生板栗树,板栗成熟的时候,是最让宋祖英和她的小伙伴们睡不着觉的时候。有时为了多捡些栗子,他们会提着篓子走很远。

  在外婆家无忧无虑地生活到10岁,宋祖英回到了老寨村父亲的家。

  父亲是当地有名的聪明人。1964年,国家精简干部队伍,父亲便主动申请辞职回乡务农。

  父亲是个闲不住的人,农闲之时买了几册裁剪书,依样画葫芦,居然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做衣裳。结婚后,一家大大小小的衣服都是他一双巧手做成的。附近山寨的人们都上门请他做衣裳,他成了远近闻名的好裁缝。

  父亲还会拉二胡、吹笛子,二胡和笛子还是他自己动手做的。悠扬的二胡声和清亮的笛声,是童年宋祖英最早的音乐熏陶。

  可惜的是,父亲不幸染上了肺结核,每天不停地咳嗽,在宋祖英12岁那年,因为无钱医治,他早早地走了。

  泪水涟涟地安葬了父亲,宋祖英一下子成熟了许多。每天清晨,她很早就起床,帮助母亲烧火做饭,替母亲给弟弟妹妹穿衣洗脸。放学回来也不闲着,挑水,砍柴,忙个不停……

  在那段贫困的日子里,亲戚们都劝母亲:算了,祖英不要再上学了,女孩子读几年书能写名字会算数就可以了,再多读几年,长大了还不是一样要嫁出去?但宋母却说:“我没有上过学,不能让她再走我的老路。”

  就这样,宋祖英在母亲支持下,读完了小学又上了初中。上初中后,因为路途太远,学校要求寄宿。因家里穷,她的被子只能铺半边盖半边。每天的饭菜总是一成不变的酸菜拌辣椒,一罐头瓶酸菜辣椒她得吃一个星期。学校给寄宿生提供的条件也非常有限,春夏秋冬总是喝冷水,洗脸洗脚也是冷水。生活尽管艰苦,但懂事的宋祖英为了不让母亲多操心,总是告诉母亲她在学校里生活得很快乐。

  成名后,宋祖英比小时更孝顺,母亲含辛茹苦地把他们带大不容易,她希望母亲有个幸福的晚年。在她的劝说下,母亲又找了一个对象。她还为母亲在古丈县城买了一块地,建了一栋房子,母亲、继父和妹妹住在那里。

  宋祖英有个弟弟,出生时得了百日咳。村寨里医疗水平有限,医生只知道不停地注射链霉素,最后弟弟因药物中毒失去了听力,成了聋子。看着可怜的弟弟成了又聋又哑的人,宋祖英和母亲常常抱着弟弟痛哭。为了让弟弟多感受一些欢乐,她既做姐姐又做母亲,一直把弟弟带在身边。到北京后,又把弟弟送到耷哑学校上了学。看到弟弟爱画画,便又专门送他去学画画。

  在北京有了一套四室两厅的房子之后,宋祖英又把母亲、妹妹和继父接到了北京。  


 

  情系乡梓显真情  

  宋祖英对湖南、对湘西、对古丈有很深的感情,只要是湖南请她回去演出,她从来不讲任何条件。她不仅自己去,还凭着她在演艺圈的好人缘,经常联系一些明星大腕到湖南演出。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回湖南演出,她从来没有收过任何报酬,每次回湖南演出,住宿费、交通费全部都是自己掏,就是亲戚、朋友找她看节目,她也是自己掏钱买票送给他们。

  为了帮助古丈脱贫,她经常琢磨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办法。一次,古丈县领导去北京看望她,特地给她带去两斤古丈毛尖茶,宋祖英喝着家乡毛尖茶,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为什么不利用自己的优势唱一唱家乡的毛尖茶呢?1994年春,宋祖英自筹资金,把中央电视台和长沙电视台的一班人请到古丈,她以满山茶叶和采茶姑娘为背景,深清地演唱了《古丈茶歌》。从此,“绿水青山映彩霞,彩云深处是我家,家家户户小背篓,背上蓝天来采茶”的歌声便传遍了全国,传向了海外,古丈毛尖茶也借着宋祖英的歌声走出湘西,走出湖南,走向了海外。

 
 

  观众是我的上帝   

  有人说,宋祖英之所以深得广大观众喜爱,不仅因为她歌唱得好,还因为她人长得特别漂亮。有一家海外期刊。曾把她评为“中国最漂亮的女歌星”。但宋祖英却声明:“我不是美女,我也不需要这样的美誉。”她不止一次地公开宣称,她的漂亮都是化妆化出来的。

  宋祖英认为,一个歌星说话、做事得体,不乱来,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对观众充满感情,观众自然就会喜欢你。因此,当她被观众包围着,要求签名时,不论她有多累,都不会拒绝。有时她还会抽出时间给那些热爱她的观众回信或打电话。

  有一个小男孩特别喜欢宋祖英,给她写过好几封信,宋祖英给他回了一封信,使他欢天喜地。于是,他又异想天开地去信说,他希望在他10岁生日那天,能听到她的祝福,并告诉宋祖英他家的电话号码。小男孩寄走这封信后就把这事给忘了。小男孩生日那天,他突然接到一个阿姨的电话:“喂,你好,祝你生日快乐!”小男孩呆了:“你是谁呀?”阿姨说:“我是宋祖英呀!”小男孩激动得只知道:“啊、啊、啊!”直到宋祖英说完了一通话,他还在那里“啊、啊、啊”。

  宋祖英是一个很文静的人,尽管她常常会被一些热情的观众缠得脱不开身,但她从未生过气。她说:“不论我多苦多累,我也决不会对观众发脾气。观众、听众就是歌唱家的上帝,没有观众和听众,我宋祖英就一文不值了。”


       观念传统的女人

      宋祖英说她骨子里是个传统女人,虽然不至于三从四德,但观念很传统,非常恋家。她最大的希望就是家人都好。现在北京的家是一大家子人,妈妈、妹妹都住在一起,人气特别旺。“有时候来了朋友,坐都坐不下,就站着吃饭。”对现在的一切,宋祖英感到很满足、很幸福。对于将来,她很坦诚地说,当一个人习惯了掌声如潮、鲜花簇拥的时候,离开会很失落,需要调整心态去面对。她的哲学是:“车到山前必有路,天塌下来有高个的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