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亚公主cos:全球愤怒:99%对1%大声说“不”!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汝南网 时间:2019/10/17 21:20:37
据《人民日报》报道,愤怒之年的愤怒事儿,从年初开始的阿拉伯世界的动荡迄今仍持续发酵,希腊和以色列出现大规模抗议示威,英国伦敦发生了令人瞠目的骚乱,如今就连美国也遭遇了民众愤怒的大爆发。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把2011年称为“全球愤怒之年”。另据媒体报道,“占领华尔街”的示威者们宣称:“我们全体的共通点在于,我们是占总人口99%的普通大众,对于仅占总数1%的人贪婪和腐败,我们再也无法忍受。”与此同时,奥巴马的增税计划,一下子惹恼了占美国纳税人0.3%比例的富豪资本阶层,被共和党议员怒骂是在搞“阶级斗争”。99%对1%,或是99.7对0.3%,美国资本政客也正点中了“全球愤怒之年”的“戏眼”。而时下,中国人的愤怒,似乎还主要集中在外交部的“抗议”上,特别是集中在美国对中国屡屡“抗议”的置若罔闻和得寸进尺上。我们不妨先看几条相关时讯,然后再继续讨论。

【1】杨洁篪敦促美方立即撤销售台武器错误决定

据新华网2011年09月23日报道,正在美国纽约出席第66届联大一般性辩论的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22日敦促美方纠正售台武器的错误做法,立即撤销上述错误决定,停止对台军售和美台军事联系,以实际行动维护中美关系大局和台海和平稳定。杨洁篪在讲话中阐述了对中美关系的看法,重点就美售台武器问题表明中国政府的严正立场。杨洁篪说,中美关系不仅关系到中美两国人民的福祉,也影响着世界的未来。维护好、发展好中美关系是双方义不容辞的责任。

【2】伊朗总统联大发言炮轰西方   美法等代表退场抗议

据中新网2011年09月23日报道,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22日在纽约举行的第66届联合国大会上发表演说,痛批西方国家政策及价值取向,并指美国以“9·11”事件为借口发动战争,导致美国与其它西方国家外交官,纷纷退场表不满。据报道,艾哈迈迪-内贾德虽未点名任何国家,但强烈抨击美国与盟邦在多场战争与金融危机中扮演的角色,并呼吁大国为奴役他国的行为提出赔偿。

艾哈迈迪-内贾德提起2001年9月11日美国纽约和华盛顿五角大厦遭到攻击的事件时,表示这些事件是美国进军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借口”,质疑其中“似乎另有文章”。他还说,一些傲慢国家“利用受到殖民主义影响的帝国主义媒体网络,威胁以制裁和军事行动对付质疑大屠杀事件和"9·11"事件的人。”他说,60年来,犹太人遭大屠杀事件一直被 “犹太复国主义”者用作借口。艾哈迈迪-内贾德并表示:这些国家“公然支持种族主义。他们通过军事干预削弱别的国家,摧毁他国的基层建设,掠夺他国的资源,使这些国家更得仰人鼻息。”

报道指,艾哈迈迪-内贾德的“炮轰”引发了西方与会代表的不满,美国和法国代表带头离席,退出会场以示抗议,其它西方国家的代表随即跟进,约有十余人退场。

【3】美国30年期国债两日收益率创3年最高跌幅

据凤凰网财经2011年09月23日讯,30年期美国国债价格周四上涨,收益率的两日跌幅创下将近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原因是市场担心全球经济将再度滑入衰退,导致全球股市下滑。10年期美国国债价格上涨,收益率下降14个基点,至1.72%,此前曾触及1.6961%,创下自美联储从1953年开始编纂这一数据以来的最低水平。

【4】经济前景担忧加剧 全球股市及商品市场全面暴跌

据凤凰网财经2011年09月23日讯 美联储22日宣布的扭曲操作引发了全球范围内的失望情绪,联储有关经济前景的警告更让投资者忧心忡忡,全球股市以及商品市场22日全面暴跌。

【5】日专家撰文称日本中产阶层逐渐崩溃走向贫困

据环球网2011年09月23日报道,日本内阁府的统计显示,日本国民的人均家庭收入已经连续几十年减少。2009年的人均收入为248万日元(约合20万人民币),比创下峰值的2007年减少了15%,同时也比10年前也减少了10%。“3·11”日本大地震的发生更导致了这一现象的加剧。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熊野英生也发表文章认为,日本中产阶层正在逐步崩溃,走向贫困。

韩国《朝鲜日报》9月22日发表了熊野英生的文章。文章指出,过去在日本社会占多数的中间阶层减少,对消费造成巨大打击。从经济学角度可以将这一消费变化评价为“竞争结构让消费者买到廉价又好吃的食物”。但经历日本经济飞速发展期的一代却感叹:“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囊中羞涩,只能选择廉价的餐厅。”

文章说,围绕最近10年家庭收入分布的变化,众多日本政治家表示“贫富差距扩大”。也就是说,少数富人变富,多数人成为牺牲品,收入进一步减少。虽说日本的高收入者增加,但增加的人数10年来只占0.1%。民粹主义会夸大这种错觉。两极化逻辑只不过是把家庭收入减少的责任转嫁给他人,把民众的不满引向他人的“政治秀”。

在谈及日本人为何“变穷”这一问题时,文章说,经济逻辑上有两种正确的答案。第一,日本经济停滞,企业压榨中间收入阶层的工资。第二,中上游收入阶层退休后,靠养老金生活。日本企业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减少年轻人的新增工作岗位,而且也没有提高年轻人的工资。随着这种状况长期持续,他们到了中年人也拿不到过去中年人的工资。由于企业对下一代给予与上一代不同的待遇,职工的收入全面走下坡路。这就是引发收入分布变化的原因。

过去的10年,在劳动者中年收入超过700万日元的阶层显著减少。而在由私营业主和靠养老金生活的人组成的非劳动者中,年收入为300万至400万日元的阶层大幅增加。中间阶层劳动者减少,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退休后沦落为低收入阶层。

熊野英生文章中还指出,在日本不能进入大企业的年轻人在社会提高能力的机会也越来越少。在企业内部年长者不再致力于培养年轻人才,只重视短期内提高业绩。结果,无数年轻人感叹“未来看不到希望”。“日本经济未来灰暗”并不只是说说而已。日本年轻人非常清楚即使就业后认真工作,待遇也不可能上升,更不可能成为象征着日本繁荣的中间阶层。文章认为,任何一个国家只要中间阶层不繁荣,就不能实现国家的繁荣。

【6】网闻博评:美国为何要这样屡屡欺负“最大债权国”?

如前所述,就在这“全球愤怒”之秋,美国又“对台军售”了,美日又来关切“南海航行自由”了,就连印度也远渡重洋来南海“揩油”了!如果中国13亿人还都没有失忆的话,那么就应该清楚,自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美国支持“藏独”势力、培植“台独”势力、扶植“疆独”势力、组织美日韩黄海东海联合军演、串联美越菲南海联合军演等等,美国企图分裂灭亡中国的行动何曾停歇过?特别是近年来,南海周边诸国哄抢中国岛屿领土,疯狂窃取中国南海石油资源,还不是因为有美国在背后撑腰壮胆吗?

尽管,从欧洲到北非中东乃至到南亚,已经市场经济“国际惯例”和自由民主“普世价值”的国家,都已纷纷陷入骚乱动荡的“全球愤怒”漩涡。也尽管因迟迟没有获得西方发售的“市场经济地位”标签,中国虽有些委屈哀怨。但几十年来,通过出口退税政策鼓励外向型经济发展,中国不断以廉价商品补贴着西方富国的高消费,而且还不断用出口创汇的“百姓血汗钱”在买美债买欧债买日债。中国救美国救欧洲救日本乃至救世界的功劳,也曾获得了“世界负责任大国”的称号。特别是对美国,中国至今还蝉联着“最大债权国”的桂冠。“市场经济地位”的标签不给贴上也就罢了,但“国际社会”多少也该给一些“和平发展”与“互利共赢”的善意回报吧?

然而,但是,结果竟然为何总是这样呢?苍天啊,大地啊,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自身的权益都保护不了,自身的尊严都维护不了,还怎么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身份给世界主持公道伸张正义?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为何就敢站在联大讲台上,面向世界仗义执言?难道仅仅就是因为伊朗不是“世界负责任大国”吗?“中美关系不仅关系到中美两国人民的福祉,也影响着世界的未来。维护好、发展好中美关系是双方义不容辞的责任。”这就是“世界负责任大国”外交部长在联大展示的大国风范吗?这究竟是对美国的抗议和痛斥,还是在自责和表决心?“敦促美方纠正售台武器的错误做法,立即撤销上述错误决定,停止对台军售和美台军事联系”,这样的话已经重复多少次了,带个录音机重放一下就行了,还需要外长大人亲自到联大去重复吗?

问题是,美国多年来还依然是我行我素,而杨外长也是继续“例行公事”似的旧调重弹,这样的“家丑”还需要拿到联大去公演吗?难道不怕包括伊朗在内的亚非拉兄弟们笑话吗?

仔细想来,正是因为不上市场经济“国际惯例”和自由民主“普世价值”这个“洋当”,伊朗才没有遭遇“美元绑架”和“洋劫持”。因此,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才敢在美国家门口“我行我素”,而美国等西方资本列强代表也只剩下“退场抗议”的无奈了。而美国及西方之所以敢对中国得寸进尺,或许也正是因为中国太在乎这个“市场经济地位”和“世界负责任大国”的头衔了。可这样的孜孜以求,又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就是为了这个“世界洋白劳”的受气包角色吗?

【7】全球愤怒:还有多少忽悠可以重来?

如前所述,从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到新兴资本主义国家印度,再到落后的资本主义国家突尼斯和埃及,“贫富差距”和“贪婪腐败”也都是彼此彼此。按照世界流行的市场经济和“普世价值”教义,似乎“贫富差距”、“社会不公”和“贪婪腐败”,都应是“独裁专制”国家的专利,根本不可能与资本主义搭上边的。可“全球愤怒之年”的残酷现实,却硬是打破了这个“市场万能”和“民主万能”的资本主义神话。99%对1%,或是99.7对0.3%,美国资本政客所言的“阶级斗争”,才是这个“全球愤怒之年”的真正“戏眼”所在。于是,在西方世界的“金融首都”,“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示威者们才直接发出了“现在就要革命”和“终结资本主义制度”的怒吼!

除了这个“市场万能”和“民主万能”,西方“普世价值”骗子们还有一个流行的欺世谎言,称为“橄榄球型”社会结构和“中等收入陷阱”。但在这个“全球愤怒”的世界图景中,我们也同样找不到这个“橄榄球型”的“理想国”在哪里?那个壮大的“中产阶级”在哪里?而这个“全球愤怒”的危机漩涡,又与“中等收入陷阱”有何干系呢?骗子就是骗子,“橄榄球型”的数据模型与“GDP泡沫”,都只不过是这个“美元帝国”的“货币殖民”时代背景板下的“西洋魔术”和“数字魔方”。99%对1%,或是99.7对0.3%,这才是用任何“皇帝新衣”都掩饰不了的唯一真实!

是属于99%一方,还是属于1%一方?是为99%一方的利益着想,还是为1%一方的利益代言?这种阶级立场和阶级倾向,是世界上任何人都逃脱不了且不容回避的选择。而99%的“全球愤怒”,也恰恰是因为被世界上的1%忽悠欺骗得太久了!正如“占领华尔街”的示威者们所言:“我们全体的共通点在于,我们是占总人口99%的普通大众,对于仅占总数1%的人贪婪和腐败,我们再也无法忍受。”而美国政客公开声言“阶级斗争”,也是因为他们同样强烈地预感到,世界已经进入深刻变革的时代前夜!

有私有制,就会有贫富分化和阶级剥削。有阶级剥削,就会有阶级斗争和阶级革命。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社会规律,也是这场“全球愤怒”的时代涛声。人类社会的文明进步,终究是以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为主体的社会运动。以资为本,金钱至上,人类被金钱资本所奴役的时代,是1%绑架和奴役99%的罪恶。人类社会的集体意志和力量,总是站在多数人一边,这才是民主的真谛,也才称为人民民主。社会的公平正义,必将随着人民民主的实现而到来。这是全世界99%的希望,也是每一个99%的社会责任和历史使命!

【8】鉴古往而知兴替,让历史告诉未来

亦如网闻博报小社员在此前的《凭什么不许奥巴马闹革命?》、《丛林战争:“美元帝国”崩溃的前夜》、《美元绑架:中国“入世”的“误会”?》、《美债危机:“不革命”就会“被革命”!》、《“纽约起义”:“阶级斗争”风动美欧》、《纽约之秋:“占领华尔街”成“数学题”》即《愤怒之年:中国咋成“抗议大国”?》等《日出西边/风动中国》系列文章所述,回望来路,从“向钱看”争先富,到接轨市场化私有化“国际惯例”,到形成出口导向型的外向型经济发展模式,再到贫富两极分化和“黄赌毒黑腐假”沉滓泛起的“道德滑坡”,直到现在的美债危机和“输入性通胀”危机,我们辛辛苦苦做出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GDP大蛋糕”,却原来并不定吃也不定用。顶多,只算是给救美国救欧洲救世界作出了“负责任大国”的贡献。

为何会这样呢?难道我们不正是从“向钱看”开始,便把“GDP大蛋糕”和美元货币真当成了自己的财富吗?可到头来,自己真金白银的物质财富,却被“虚拟”给了西方富国,而自己仅仅只是落了一堆“看起来很美”的数字和不断贬值缩水的纸钞!现在,中国社会的贫富两极分化和“输入性通胀”危机,还看不到尽头。与其说这是以“东莞模式”为代表的外向型经济发展模式已走到了尽头,倒不如说是“向钱看”的思维模式已经陷入绝境。拜物拜金,反而失财。自私自利,反倒自损自残。

拜金拜富,就得学习世界上最富裕发达国家的先进经验。接着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的“西学东渐”,西方资本买办精英通过世界舆论大合唱,顺着中国人“向钱看”争先富的“求学”愿望,又循循善诱地给我们送来了“科技崇拜”、“市场崇拜”、“GDP崇拜”、“法治崇拜”及“普世价值崇拜”等一整套“西洋套餐”。这里面最核心的教义,还是市场化私有化“国际惯例”,简称“市场经济”。

于是,在这个市场经济的全球财富盛宴狂欢中,世界经济繁荣景气时,贫穷的中国人以血汗劳动供养美国和西方富国消费。而当经济景气低迷危机海啸来临时,遭受“血汗钱”缩水蒸发和“输入性通胀”打击最惨重的,还是贫穷的中国人。穷国供养富国,穷人供养富人,这究竟是哪门子的“国际惯例”和“普世价值”?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对敌人的视而不见与宽容,就是对国家和人民的犯罪。我们今天实现危机突围的出路,同样需要回归到历史的起点上再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