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佳丽女装:城市与幸福:做幸福的人,不去幸福的城市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汝南网 时间:2019/10/23 02:48:56

什么都能排名,现在有人给出了“幸福度排行榜”。一位教授拿出自己的调查报告说:人们主观幸福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很多和经济无直接关系的因素。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访问教授、芝加哥商学院教授奚恺元发布的《2005年中国城市及生活幸福度调查报告》显示,在10大城市总体幸福度的排行榜中,市民平均月收入最高的上海(2847元)、北京(2484元)和广州(2556元),在城市总幸福度排行榜上分别位列第三、第七和第十。

杭州(2300元)和成都(1515元)则排在前两位。

幸福是生活所能给予我们的最高奖赏,当我们吟唱理想的时候、当我们追求收入的时候、当我们听别人教导怎样才能幸福的时候,这些好像都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只有属于自己的“幸福感”才是真正实在的东西。因为归根到底,所谓幸福只是一种感觉,它蕴藏于每一个人心中,因人而异,而且不断变化着。

小时候梦想酒宴的人现在的幸福可能是盼着不再有应酬不完的顿顿酒宴。

教授的调查让我们相信着也怀疑着。因为此前我们也读来大量的调查,来源于方方面面发布的数字。有说中国的农民最有幸福感的,有说越有钱越幸福的,有说越有钱越不幸福的,有说房子大才幸福的,有说房子不能太大才幸福的。反正“幸福”已经成了泥巴,在随机而来的数字中被搓来搓去。

假如说这一次我们相信这位教授的调查,权且认为杭州真的是幸福度最高的城市,即便那里真的是人间天堂,我也不去杭州。

那不是大家的杭州,杭州是杭州人的杭州,因为一个户口壁垒。

期盼中的户籍制度改革尚仅仅在期盼之中,那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摸得到的远景。所以假设我们为追求幸福而去杭州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发现,那或许只是属于杭州人的幸福,一切与我们无关。杭州留给我的印象只有发狂的房价、百元的挂号费、坐不起的出租车。

我宁愿相信一种本土的幸福观:多数人的幸福是比较出来的。兜里有1万元的人在北京不幸福,但假如在一个偏远的山村,这点钱就已经让他比较幸福了。这话在美国人也有同感,美国国家经济局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说,不能赶上邻居的生活水平是导致人们没有幸福感的一个主要原因。

幸福度高的城市不是我们的,被户口政策锁住的我们,只好在原地乖乖地寻找幸福。幸福不是毛毛雨,总有一天会降临在你我的头上。

惟一可以为财富幸福感增加提供解释的是,就像罗曼罗兰所言“大家都在谈论幸福,而真正懂其含义的人却为数不多”。毕竟幸福更多地表现为一种心理感受,这种主观性使其难以得到客观定义和度量。也许,幸福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老百姓也比我们想象的要乐观。

就像诗人海子说: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