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塞秘籍:关于三体式以及形意旧谱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汝南网 时间:2019/09/19 19:03:51
练习形意拳的都知道“万法出自三体式”“三劈不如一站”由此可见“三体式”是何等的重要。既然那么重要,练“三体式”的目的是什么呢?那就是求整合之劲。如何求的整合之劲呢?那就是严格的按照形意拳的规矩去训练。什么规矩呢?就是三害、八要和六象“三害”者:努气、拙力、挺胸撅臀。“八要”者:三顶(头顶、掌顶、舌顶)、三扣(肩扣、手足扣、牙扣)、三圆(背圆、胸圆、虎口圆)、三敏(心敏、眼敏、手敏)、三抱(丹田抱、心意抱、两臂抱)、三垂(气垂、肩垂、肘垂)、三屈(臂屈、腿屈、腕屈)、三挺(颈挺、膝挺、腰脊挺)。“六象者”:鸡腿、龙腰、熊膀、虎豹(抱)头、鹰捉、雷声。  如何去检验“三体式”正确与否呢?这里有一个检验“三体式”正确与否的最简单、最有效、最直接的“四项基本原则”,那就是“推不动、拉不动、扯不散、打不烂。”只要符合以上四原则就说明“三体式”站桩是正确的,反之,就说明没有正确的掌握“三体式”站桩的要领。  历来拳家不传之秘,并非是那些人人可以编造的套路,而是这些基本功,只有把这些基本功练扎实,在生死较量的时候,才能占尽优势,实际比武较量比来比去,就是比了个基本功。

形意旧谱


太极歌:心猿已动,拳势斯作,刚柔虚实,开合起落。

两仪跟:鹰熊竞志,取法为拳,阴阳暗合,形意之源。

两仪说:两仪者。拳中鹰熊之势,防守进取往来之理也。吾人俱有四体百骸,伸之而为阳(鹰势),缩之而为阴(熊势),故日阴阳暗合也。前人见有鹰熊竞志,因取法为拳,防守像熊,进取像鹰,越此二势,其拳失真。名为形意者,像其形而思其意也。

三节说:

三节举一身而言,手肘为梢节,身为中节,脚腿为根节是也。分而言之,则三节之中亦各有三节也。如手为梢节,肘为中节,肩为根节,此梢节中之三节也。脚为梢节,膝为中节,胯为根节,此根节中之三节也。头为梢节,身为中节,丹田为根节,此中节中之三节也。要不外乎起、随、追而已,盖梢节起,中节随,根节追之,庶不至有长短曲直参差俯仰之病,此三节之所以贵明也。

三节即三体也,手为梢节,身为中节,足为根节,三节不明,周身是空,上中下三节总要分明,上节不明手多强硬,下节不明足多盘跌,中节不明浑身是空。

三节即三体也,手为梢节,身为中节,足为根节,三节不明,周身是空,上中下三节总要分明,上节不明手多强硬,下节不明足多盘跌,中节不明浑身是空。

四梢说:

人之血、肉、筋、骨之末端日梢,盖发为血梢,舌为肉梢,牙为骨梢,爪为筋梢。四消用力,则可变其常态,能使人生畏惧焉。

1.血梢:怒气填胸,发毛虽微,摧敌不难。

2.肉捎:舌卷气降,竖发冲冠,血轮速转,敌服自寒,虽山亦撼,肉坚似铁,精神勇敢,一言之威,落魄丧胆。

3,骨梢:有勇在骨,切齿则发,敌肉可食.毗裂目突,惟齿之功,令人恍惚。

4。筋梢:虎威鹰猛,以爪为锋,手搜足踏.气势兼谈,爪之所到,皆可奏功。

五行说:

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之谓也,如人之内有五脏,外有五官,皆与五行相配合。心届火,脾届土,肝属木,肺属金,肾属水,此五行之隐于内者;目通肝,鼻通肺。舌通

心,耳通肾,人中通脾,此五行之著于外者。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是五行相生之道也;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此五行相克之道也。

六合歌:

身成六式,鸡腿龙身,熊膀鹰爪,虎抱雷声。六合者,熊、龙、熊、鹰、虎、雷,形意拳之身法,六形合为一体也。又内三合,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外三合,手与足合,肘与膝合,肩与胯合,是为六合也。

七星歌:

用必七体,头、肩、肘、手,胯膝合脚,相助为友。七星者,即:头、肩、肘、手、胯、膝、足七体也,二七一十四个用法(头是双数),为拳中之要领。

打法歌诀:

1.打法定要先上身,手脚齐到才为真,拳如炮形龙裹身,遇敌好似火烷身。

2.头打起意站中央,浑身齐到人难当,脚踩中门夺地位,就是神仙亦难防。

3.肩打一阴返一阳,两手只在暗处藏,左右全凭盖势取,束长二字一命亡。

4.手打起意在胸膛,其势好似虎扑羊,沾实用力预展放,两肘只在肋下藏。

5.胯打阴阳左右便,两足交换任自然,左右进取宜剑劲,得心应手敌自翻。

6.膝打要害能致命,两手空晃绕上中,妙快劝君勤习练,强身脏敌乐无穷。

7.脚踩正意勿落空,消息全凭后腿蹬,蓄意预防被敌觉,起势好似卷地风。

七疾说:

 

七疾者,眼要疾,手要疾,脚要疾,意要疾,出势要疾,进取要疾,身法要疾也。习拳者具此七疾,方能完全制胜!所谓纵横注来,目不及瞬,有如生龙活虎,令人不可捉摸者,

惟恃此耳。

七顺说:

肩要催肘,而肘不逆肩;时要催手,而手不逆肘;手要催指,而指不逆手;腰要催胯,而胯不逆腰;胯要催随,而膝不逆胯;膝要催足,而足不逆膝;首要催身,而身不逆首。心气稳定,阴阳相合,上下相连,内外如一,此之谓七顺。

八要说:

八要者何,一、内要提。二、三心要并。三、三意要连。四、五行要顺。五、四梢要齐。六、心要暇。七、三尖要对。八、眼要毒也。内要提者,紧撮谷道提其气,使上聚于丹田。

三心要并者,顶心注下,脚心往上,手心注回也。

三意要连者,心意、气意、力意三者连而为一,即所谓内主合也。

五行要顺者,外五行为五拳,内五行为五脏是也。

四梢要齐者,舌要顶,齿要搁,手指脚趾要搞,毛孔要紧也。

心要昭者,练时心中不慌不忙之谓也。

三尖要对者,鼻尖、手尖、脚尖相对也。

眼要毒者,谓目光锐敏而有威也。

八字诀:

八字者,顶、把、圆、敏、抱、垂、曲、挺,八字是也。此八字为形意站桩的要点,凡拳式站定时,此八字具备,而每一字又有三种要求:

1.顶——头向上顶,有冲天之雄、头为一身之主,上预则后三关易通,肾气因之上达泥丸,以养性;手掌向外顶,有推山之功,则气贯周身,力达四肢;舌尖向上顶,有吼狮吞象之容,能导上升之肾气,下行归入丹田,以固命,是谓三顶。

2.把——两肩要把,则前胸空阔,气力达肘;手背足背要韧,则气力到手,桩步力厚;牙齿要把,则筋骨紧缩,是谓三招。

3.圆——脊背要圆,其力催身,则尾间中正,精神贯顶;前臂要圆,两肘力全,心窝微收,呼吸通顺;虎口要圆,勇猛外宣,则手有裹抱力,是谓三圆。

4.敏——心要敏,如怒狸攉鼠,则能随机应变;眼要敏,如饥鹰之捉免,能予视察机宜;手要敏,如捕羊之饿虎,能先发制人,是谓三敏。

5.抱一丹田要抱,气不外散,击敌必准;心气要抱,遇敌有主,临变不变;两肋要抱,出入不乱,,遇敌无险,是谓三拖。

6.垂——气垂,则气降丹田,身稳如山;两肩下垂,则臂长而活,肩催肘前;两肘下垂,则两臂自圆,能固两肋,是谓三垂。

7.曲——两肘(臂)要曲,弓如半月,则力富;两膝要曲,弯如半月,则力厚;手腕要曲,曲如半月,则力凑,皆取其伸缩自如,用劲不断之意,是谓三曲。

8.挺——颈项要挺,则头部正直,精气贯项;脊骨、腰要挺,则力达四梢,气鼓全身;膝盖要挺,则气恬神怕,如树生根。

九数歌(三体式站桩主要法则):

1.身:前俯后仰,其式不劲,左侧右倚,皆身之病,而似斜,斜而似正。

2.肩,头宜上顶,肩宜下垂,左肩戊勒,右肩自脆,力到手,肩之所为。

3.臂:左臂前伸,右臂在肋,似曲不曲,似直不直,过曲不远,过直少力。

4.手:右手在肋,左手齐胸,后者微塌,前者力伸,两手皆覆,用力宜匀。

5.指:五指各分,其形似钧,虎口圆满,似则似柔,力须到指,不可强求。

6.股:左股在前,右股后撑,似直不直,似弓不弓,虽有直曲,每见鸡形。

7.足:左足直前,斜侧皆病,右足势斜,前匿对肠,随人距离,足指捆定。

8.舌:舌为肉梢,卷则气降,目张发耸,丹田愈沉,肌容如铁,内坚腑脏。

9.臀:提起臀部,气贯四梢,两腿缭绕,臀部肉交,低则势散,放宜稍高。

十二形取悉:

龙有按骨之法,虎有扑食之勇,猴有纵心之能,马有疾蹄之功,舅有浮水之灵,鸡有争斗之性,鹰有捉拿之技,熊有竖项之力,鸵有崩撞之形,蛇有拨草之精,鹞有钻天之势,燕有抄水之巧。

十六处练法:

一、寸——足步也。

二、践——腿也。

三、钻——身也。

四、就——束身也。

五、夹——为夹剪之夹,

六、合——内外六合也。即谷道上提,两股夹紧也。

七、齐——疾毒内外如一也。

八、正——正直也。看正却是斜,看斜却是正。

九、胫——胫相磨而行也。即两足横度勿使开张也。歌曰“磨胫磨胫,意气响连声”。

十、警——警起四梢也。火机一发物必落。

十一、起落——越是去,落是打。起亦打,落亦打。起落如水之翻浪。

十二、进退——进是步低,退是步高,进退不是枉学艺。

十三、阴阳——看阴却有阳,看阳却有阴。天地阴阳相台能以降雨,拳术阴阳相合才能打人,能成一致。

十四、五行——内五行要动,外五行要随。

十五、动静——静为本体,动为作用。若言其静,末漏其机;若言其动,末见其迹。动静是将发末发之间谓之动静也。

十六、虚实——虚是精也,实是灵也。精灵皆有成其虚实。拳经歌曰:精养灵根气养神,养功养道见天真,丹田养就长命宝,万两黄金不与人。

形意真诠 李存义序》
拳勇角抵之术,上古有之。古之谋国者,莫不重视拳勇之强族御敌卫国之用。昔管子云:"于子之属有拳通股肱之力秀于众者,有则以告。"荀子也说:"齐人隆技击。"汉书有"齐愍以技击强",唐代有"拨河之风盛"。此历史上对拳勇强身强国之明证也。  
余小时家贫,无资入塾攻读,帮人赶车为生,兼习拳艺。后在江湖鬻技,以维生计。走遍齐鲁燕晋各地,遍访名师,执贽从学于河间刘奇兰先生门下习形意拳,凡九载,蒙师指授真传。盖刘奇兰先生乃师祖李洛能之高弟也,当时人称"神拳李洛能"。自此乃觉形意拳长功快,发力整,用法深奥。
夫习拳艺者,对己者十之七八,对人者,仅十之二三耳。拳艺之道,深无止境。得其浅者,一人敌,得其深者,何尝不万人敌耶!习拳固宜虚心,谦谨,非多历年所熟复而无间断,未足以致极境。能致极境者,一由于虚习,一由于恒心,设辄作辄止,安能望其深造耶!
形意拳以静为本体,动为作用,寂然不动,感而遂通,是化劲练神还虚之境。明暗二劲,是体用兼备。先将周身四肢松净,神气内敛,提肛实腹,气沉丹田;拳式中之刚柔曲直,纵横擗阖,起落进退之法,练则为体,较则为用。如余所著之形意拳真诠中用法有"手打七分脚打三,五行四梢要齐全;胆上如风响,起落如箭钻,气连心意随时作,硬打硬进无遮拦。蛰龙起水雷先动,风吹大树百枝摇;内实精神,外示安逸;打法定要先上身,手脚齐到方为真;内要提,外要齐,起要横,落要顺,气要催,遇敌好似火烧身;去意犹如卷地风,追风赶月不见迹"都是用法。又如刀剑谱中所言各节,俾后之学者,有所遵循。
余自学形意拳以后,入镖业谋生,兼授门徒。于"庚子之役"亲率门人参加张德成、刘十九等人所组之义和团,抗拒洋鬼子侵略军于天津老龙头火车站。我们用单刀剑戟杀敌,洋人望风披靡,实仗练形意拳之功和胆壮气盛势雄,乃能视敌如草芥也。事后乃创武士会于津门,授徒以自娱。至民初又应上海霍元甲所创之精武体育会之邀请,为形意拳教练云耳。
已未孟冬(1919)李存义序于天津武士会
若是诚意练习,总要勿求速效。一日不和顺,明日再站,一月不和顺,下月再站。因三体式是变化人之气质之始,并非要求血气之力,是去自己之病耳(指拙气、拙力之病)。所以,站三体式者,有迟速不等,因人之气质禀受不同也。至于开手、开步练习。一形不顺,不能练它形,一月不顺,下月再练,半年不顺一年练,练至身体合顺再练它形,非是形式不熟悉,亦是内中之气质未变化耳。一形通顺再练它形自易通顺,而其余各形皆然,一气贯通。拳经云:一通无不通也。   
所以,练形意者勿求速效,勿生厌烦之心,务要有恒,作为自己一生始终修身之功课,不管效验不效验,如此练去,功夫自然而成。
与人较量之刚柔、动静、虚实、巧拙
拳经云:静为本体,动为作用,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化劲练神还虚之用,暗劲之体用是将周身四肢松开,神气缩回则沉于丹田,内外合成一气,将两目视定彼之两目或四肢,自己不动而为体也。若是发动刚柔、曲直、纵横、环研、虚实之劲,起落进退,闪展伸缩变化之法,此皆为用也。此是与人相较之时分析体用之意义也。若论形意本旨之体用,是自己练蹚于为之体,与人相较之时按练之而用之为之用,虚实变化不自专用,因彼之所发之形式而生之也。
余练习拳学,一生不知用奸诈之心,先师也云:兵不厌诈,自己虽不用奸诈,然而不可不防他人,终身未尝有意一次用奸诈之胜人,皆以实在功夫也。若以奸诈胜人,彼未必肯心服也,奸诈心有何益哉?与人相交总是光明正大,不能藏奸心,或是胜人或是败人,心中自然明晓,皆能于道理有益也,虽然奸诈自己不用,亦不可不防,惟是彼之道理,刚柔,虚实、巧拙不可不测也(此六字是道理中之变化也,奸诈者不在道理之内,用好话将人暗中稳住,用出其不意打人也),刚者,有明刚、有暗刚、柔者,有明柔、有暗柔也。明刚者,未与人较手时周身动作神气皆露于外,若是相较,彼一用力抓住吾手如同钢钩一般,气力似透于骨,自觉身体如同被人捆住一般,此是明刚之内劲也。暗刚者,与人较手动作如平常,起落动作亦极和顺,两手相较,彼之手指软似绵,用意一抓,神气不只透于骨髓,而且牵连心中,如同触电一般,此是暗刚之内劲也。明柔者,视此人之形式动作毫无气力,若是知者视之,虽身体柔软无有气力,然而身体动作轻如羽,内外如一神气,周身并无散乱之处。与彼较手时,抓之似有,再用手或打或撞而又似无,此人又毫不用意于已,此是明柔中之内劲也。暗柔者,视其神气威严如同泰山,若与人相较,两手相较其转动如钢球,手方到此人之身,似硬,一用力打去,则彼身中又极灵活。手如同鳔胶相似,胳膊如同钢丝条一般,能将人以粘住或缠住,自己觉者诸方法不得手,此人又无一时格外用力,总是一气流行,此是暗柔中之内劲也,此是余与人道艺相交,两人相较之经验也,以后学者若遇此四形式之人,量自己道理深浅,神气之薄厚而相较量。若是自己不能被彼之神气欺住,可以与彼相交;若是观其面先被彼之神气罩住,自己先惧一头,就不可与彼较量。若无求道之心则已,若是有求道之心,只可虚心而恭敬之,以求其道也。兵法云:知已知彼,百战百胜。能如此待人,可以能无敌于天下也。并非人人能胜方为英雄也。虚实巧拙者,是彼此两人一观面,敌方就要相较,察彼之身形高矮,动作灵活不灵活,又看彼之神气厚薄,一动一静言谈之中是内家是外家,先不可骤然取胜于人,先用虚手操试之,等彼动作或虚或实,或巧或拙,一露形迹胜败可以知其大概也,被人所败亦不能用奸诈之心也。余所以练拳一生,总是以道服人也。
以上诸先师常言,亦是余一生经验之事也,以后学者切记,虽然不用奸诈,不可不防奸诈,与人较量总要慎之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