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嫁就嫁灰太狼 周艳泓:朝鲜经济与社会的真相(八):朝鲜经济衰退的原因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汝南网 时间:2019/09/24 16:55:46
朝鲜经济与社会的真相(八)
朝鲜经济衰退的原因
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至今,朝鲜痛苦地经历了因苏联解体第一次经济衰退期(1990-1993),因四年自然灾害第二次经济衰退和低谷期(1994-1998),经济恢复期(1999-2002),经济改革与经济起飞准备期(2002--)四个阶段。在前两个时期,拥有2100万人口的朝鲜遭到什么样的打击?又为此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令人震惊的是,九十年代两次外部冲击与经济衰退所造成的经济影响,大大超过50年代初期朝鲜战争的经济损失!

整个90年代,中国正处在经济高增长和贸易高增长时期,而我们的朝鲜邻国却是另外一种情景。如果不是记者亲自来朝鲜访问,即使是事后的访问,既不会知道在过去的十几年中朝鲜发生了什么?更不会知道前苏联的解体对朝鲜有多大的负面影响?朝鲜人民为此付出了什么损失?他们因严重的自然灾害遭受了什么样的痛苦?朝鲜人民是如何在极其艰难困苦下是如何战胜困难的?
 
第一部分:90年代经济衰退超过朝鲜战争的经济损失
七月炎热的夏天,作者来到“三八线”的板门店。朝鲜停战协议的文本放在谈判桌上,此时距离1953年7月27日板门店签字,已经过去了53年。
1950年,朝鲜战争给参战方带来巨大的人员伤亡,也对朝鲜经济造成巨大损失。在朝鲜战争的前3年时间(1950-1952年)里,经济总量持续下降,1952年GDP比1950年减少了17.5个百分点,但是到1953年GDP已比1950年经济总量高出2.5个百分点,到1955年时已经比1950高出15个百分点。这说明,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成立之后因朝鲜战争出现的第一次经济衰退,虽然经历了三年时间,但是仅用1-2年极短的时间,就使经济得到迅速恢复。除了朝鲜人民重建家园的努力之外,与前苏联、中国的经济技术援助,特别是双方贸易增长的外需作用密切相关。

但是90年代朝鲜经济衰退完全不同,首先由于苏联解体,使传统社会主义市场崩溃,朝鲜与苏联等国的对外贸易大幅度下降,1993年GDP比1989年累计下降了16.5个百分点,1993年外贸额比1990年累计下降了37.1个百分点,这是朝鲜遭受的第一次致命性的打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994年之后,朝鲜遭到连年重大自然灾害,而受到第二次致命性的打击。1997年农业总产出比1993年下降了9.2个百分点,经济总量比1993年又进一步下降了12.7个百分点,并于1998年进入最低谷年份。
以上两次先后来临、互为叠加的打击,造成朝鲜长达9年(1990-1998年)之久的经济严重衰退。1998年GDP总量比1989年累计下降了30个百分点,1998年外贸额比1990年累计下降了44个百分点。而后又花了7年(1999年-2005)时间才恢复和接近1989年的GDP总量和外贸额总量水平。
90年代朝鲜所经历的两次打击,造成经济衰退的时间之长,经济总量下降幅度之大,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之多,是朝鲜历史上空前的。从相对经济复苏来看,远远超过朝鲜战争之后所花费的时间。从相对经济规模损失来看,远远超过朝鲜战争的所遭受的经济损失,或者说是相当于两次“朝鲜战争”的经济损失。
 
第二部分:朝鲜经济衰退的一般性分析
朝鲜经济衰退到底是什么原因?是“内因论”还是“外因论”?对此,国际间最流行的也最普遍的看法是内因论,大体有三种主要观点:

首先,从政治上看,朝鲜是“专制国家”国家,所以经济衰退不可避免。美国朝鲜问题专家认为这是朝鲜依旧实行所谓的“独裁专制统治”的结果。在前苏联解体、东欧国家相继发生“颜色革命”的今天,只有社会主义的朝鲜依旧是所谓“美帝国主义势力“针插不入、水泼不进”的“专制国家”,这种由意识形态对立或因未能实现的“和平演变”极端看法不足为怪;中国也经常遭到这样的责难。
第二,从经济上看,经济衰退是由于朝鲜仍旧实行被历史证明失效的“共产主义的中央计划经济体制”的必然结果。其理论依据是弗里德里希·哈耶克和他的导师路德维奇·米塞斯证明过的,即中央计划经济体制具有一种自身无法解决的“社会主义计划问题”,而无法确定资源的稀缺性,也无法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

但是,这种观点无论从理论或者实践上都是站不住脚的:奥地利学派的观点只是认为,中央计划经济体制是没有效率的,会产生不必要的高昂成本,但是并没有说中央计划经济体制就一定等同于剧烈而漫长的经济衰退。
依据世界经济统计学家安格斯"麦迪森的估计,1929-1939年的10年间,前苏联人均GDP平均增长率为4.9%,而同期美国人均GDP年平均增长率是-0.5%,这是因为美国经历了“大萧条”的经济危机;1929年美国人均GDP为6899美元(1990年国际美元),到1933年使降至4777美元,减少了2122美元,与1905年4672美元差不多。美国由于大萧条而倒退了28年的时间。这表明,实行自由市场经济的美国也并非总是成功,也有走麦城的时候。
1950—1980年30年间,前苏联人均GDP平均增长率为7.6%,同期美国人均GDP平均增长率是2.23%。麦迪森提供的数据证明,计划经济国家表现不一定比市场经济国家差,而计划经济体制并非是经济衰退的必然根源,这既无法解释90年代朝鲜的经济衰退,也无法说明2002年之后朝鲜经济开始增长。
第三、从内外关系上看,认为朝鲜是自我封闭的国家,经济衰退是孤立所致的结果。实在不能用指令型社会主义固有的各种经济缺点来解释时,有些人把朝鲜经济的衰退归结为,过去十几年演化成为闭关自守的“具有朝鲜特色的社会主义”来解释。
实际上,朝鲜并不是一个自我封闭的国家,从建国起,就开始与社会主义国家做贸易,由于美国50多年来对朝鲜实行全面禁运和经济封锁,才使得朝鲜的贸易伙伴非常有限,当90年代社会主义国家贸易圈的解体给朝鲜带来致命的外部冲击,而这一国际因素被大多数美国专家所忽略。
 
第三部分:苏联解体和自然灾害的外部冲击

实事是,朝鲜经济衰退是受到无法预测又无法控制的外部冲击所引起的。第一次打击是苏联解体,第二次打击是重大的自然灾害,这是所谓经济衰退的“外因论”。
朝鲜是一个人口少(只有两千多万人)的岛屿经济体,内部市场规模比较狭小,对外贸易对于刺激需求及促进经济至关重要,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许多小国或岛屿经济体对外贸易依存度比较高的原因,反映了这些经济体对外部市场需求的明显地高于大国或者内陆国家。
对外贸易对于小国来说是把“双刃剑”,即可获得外部刺激促进经济增长,在条件变化的情况下也是外部冲击的受害者,而且这种外部冲击既不可测也不可控。90年代朝鲜经济突然陷入衰退的原因,就是受到这一因素的严重影响,世界社会主义市场的崩溃,使朝鲜对外经济关系发生了根本转变,从这时起,朝鲜陷入了长达9年的经济衰退期。

事实上,从1985年戈尔巴乔夫一上台,苏联就开始陷入解体的深渊而且经济急剧下跌。1989柏林墙的倒塌,给民主德国40余年的社会主义制度划上句号;同年匈牙利的十月惊变,推倒了东欧的多米诺骨牌,波兰、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纳斯拉夫如洪水般决堤,相继发生了巨变。1991年12月“老大哥”倒下了,俄罗斯联邦等11个国家首脑正式宣告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标志着原有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彻底解体。
由于前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经济与政治的崩溃,对朝鲜造成致命的打击。不仅原有社会主义阵营国际劳动力分工迅即崩溃,国与国之间所达成的易货“记账式贸易”方式随之终止,除了前苏联和东欧国家之外,加上向市场经济转型的中国、越南和古巴也要求使用“美元”结账,朝鲜几乎失去了所有的贸易伙伴。朝鲜几十年的对外贸易中,双边易货贸易一直采用“友好价格”为基础的记账式方式,即不使用美元结算,导致朝鲜没有必要的外汇储备。“社会主义经济圈”也就是“贸易圈”的土崩瓦解,朝鲜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数据显示,1990年朝鲜贸易总为42.1亿美元,1991年降到25.84美元,下降了38.6个百分点(见表1)其中出口额下降了46.7%,进口额下降了32.7%。朝鲜对外贸易在1993年之前,约70-80%的贸易量是与前苏联、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之间进行的。1988年朝鲜与俄罗斯的双边贸易占朝鲜贸易总量的55.4%,1990年为53.1%,而1993年突然将至8%,到1995年又下降至3.6%(见表2)。

据韩国银行数据,1989年朝鲜外贸依存度为21.4%,1992年陡然下降至12.1%,1990-1994年的五年期间,朝鲜的累计外贸逆差为 31.37%,相当于同期进口累计额(85.96亿美元)的36.5%。缺少外汇“硬通货”使朝鲜无法从国际市场进口急需的商品,成为贸易量下降的第一个时期。
朝鲜经济下降的第二个平台是连续遭受四年自然灾害的1995-1998年,于1998年经济总量和贸易总量都降到谷底。1998年经济供给总量比1989年累计下降29.8%,对外贸易额比1990年累计下降65.8%。农业产出比1989年下降了25.7%,采矿业产值下降了45.5%,制造业下降了53.2%,建筑业下降57.4%。重工业下降的幅度最大为60.4%。这远比朝鲜战争造成的经济损失大得多。之后朝鲜的对外贸易开始渐渐地恢复并逐渐爬升,到2005年已经接近1989年的水平。
 
表1.      朝鲜对外贸易(1990-2003)      单位:亿美元
年份
进出口总额
出口
进口
进出口贸易平衡
1990
42.10
17.73
24.37
-7.04
1991
25.84
9.45
16.39
-6.94
1992
25.55
9.33
16.22
-6.89
1993
26.46
9.90
16.56
-6.66
1994
21.00
8.58
12.42
-3.84
1995
20.52
7.36
13.16
-5.80
1996
19.77
7.27
12.50
-5.23
1997
21.77
9.05
12.72
-3.67
1998
14.42
5.59
8.83
-3.24
1999
14.80
5.15
9.65
-4.50
2000
19.73
5.66
14.07
-8.41
2001
22.70
6.50
16.20
-9.70
2002
22.60
7.36
15.24
-7.88
2003
23.91
7.77
16.14
-8.37
2004
31.20
 
 
 
2005
35.00
 
 
 
数据来源:韩国银行,大韩贸易投资振兴公社和韩国统一部
 
表2.              朝鲜对外贸易伙伴结构与比重                 单位:%
 
1965
1970
1975
1980
1985
1988
1990
1993
1995
1998
2000
2003
中国
42.4
18.5
26.1
21.8
18.2
12.3
11.5
31.9
24
23.4
27.8
34.5
俄罗斯
42
58.9
24.6
27.7
49.5
55.4
53.1
8.0
3.6
3.7
2.0
4.0
日本
7.4
9.2
13.9
18.5
14.6
11.8
11.4
16.8
25.9
22.4
19.8
9.0
南朝鲜
0.0
0.0
0.0
0.0
0.0
0.0
0.5
6.1
10.5
18.3
15.6
20.6
其他
8.0
13.4
35.4
31.9
17.7
20.6
23.6
37.2
35.9
32.3
34.7
31.9
数据来源:韩国银行
 

持续连年的经济衰退、外贸下降,对朝鲜的经济影响极为严重。由于不能充分进口所需原材料,经济建设所必须的石油、焦炭和橡胶严重短缺,进而使得电力短缺,对朝鲜历经几十年所奠定的经济基础造成致命性的破坏,包括农业生产、能源、制造业等等;其次,在朝鲜遇到四年灾害时,因其没有充足的外汇购买粮食,大大降低了抗击自然灾害的能力。整个九十年代以来严重的经济负增长证明了这个趋势。
朝鲜的经济增长与外贸增长密切相关,外贸额下降导致经济增长率下降。韩国银行货币与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Young-Hoon Lee介绍:从1990年到1998年,由于朝鲜的贸易量下降,导致经济增长率下降了2.1%。从1990年到1998年经济增长率平均为-3.8%,其中因贸易下降贡献占了55%。
受到这一影响的不仅仅是朝鲜一个国家。2005年8月记者访问芬兰中央银行时被告知,此前,苏联是芬兰的第一大贸易伙伴,1993年经济总量比1989年下降了11.1个百分点,直到1997年才超过了1989年的经济总量。前后经历了8年时间。从1988年世界最富有国家排名第8位,下降到1995年的第19位。除了芬兰之外,东欧等国、蒙古、越南等国都受到苏联解体的大巨影响。
“苏联解体不仅是俄罗斯自己的失败,对全球而言也是世界的重大失败”,2004年莫斯科的一次国际会上,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经济研究所所长季塔连科这样说。在全球化的今天,一个国家的发展成功会给周边国家带来正外部性,而一个国家的失败,特别是大国的失败,不仅给本国人民带来灾难,也给周边国家带来巨大的负外部性。
第四部分:国际援助的减少与外债的增加

除“贸易圈”解体之外,对朝鲜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的因素还有社会主义阵营援助的减少。根据韩国统一部的研究,从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成立至七十年代中期,朝鲜接受外部援助总额为47.5亿美元,其中包括12.8亿美元的无偿援助和34.7亿美元的有偿援助,43%的援助来自于前苏联和中国,其余的来自于东欧国家。
外汇的短缺又直接导致朝鲜外债的增加。根据美国国会会计审计局的调查数据,到2000年,朝鲜债务累计数额估计达到124亿美元。朝鲜最大借债国是俄罗斯与中国。朝鲜对俄罗斯的外债有两个完全不同的数据,朝方承认的外债额是40亿美元,而根据俄罗斯财政部和审计总署的数据是80亿美元。
虽然俄罗斯和中国减免了很多国家的外债,比如,俄罗斯不顾美国的反对,已经同意重组叙利亚134亿美元债务,还免除了蒙古约100亿美元债务;中国也承诺减免非洲重债贫穷国和最不发达国家100亿元人民币债务。减免债务显示了中国的崛起与俄罗斯政府开始愿意在石油贸易受益丰厚的时期放弃一些短期经济利益,以获取强大的政治影响力和长远的地缘政治优势。
但是目前还没有迹象显示各方对朝鲜外债的减免,我们也得不到中国方面减免朝方债务的数据。“2004年1月,朝正式建议以苏联时代债务换取对其债务进行长期重组的方案,但俄罗斯并不愿给予朝任何减免,只提出把约3 0亿美元的债务转换成俄对朝工业和国企的持股,俄的理由是它承担着伦敦和巴黎俱乐部的义务。也可能俄考虑到了它对韩国的债务(约14.7亿美元),一旦南北统一,就可以用朝鲜的债务来冲消”,美国夏威夷檀香山亚太安全研究中心的副教授曼索乌说。但是还有国际问题专家分析,从长远来看,即使朝核问题尚未解决,朝鲜仍然很有可能得到俄的某种债务减免,以应付度过经济难关。
尽管朝鲜受到极其严重的自然灾害,但是国际援助不仅大幅度减少,而且十分可怜。韩国银行货币与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Young-Hoon Lee介绍:1995年6月至1998年2月在朝鲜最困难的时候,所得到的国际官方援助只有7010万美元。1996年朝鲜最困难的那一年,获得国际官方援助305万元美元;1997年获得2667万美元。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不愿意对朝鲜国际援助,尽管每年有几百亿美元的国际援助。朝鲜主要的援助方来自韩国,1995年-1998年期间,韩国的援助占外部援助总额的40.5%。而中国无论官方援助还是私人援助都是极少的,基本上对邻国所发生的灾难 “知之甚少”,更无法起到“援助之手”与“雪中送炭”的特殊作用。
 
第五部分:能源严重短缺制约经济发展
外汇短缺给朝鲜带来的冲击是致命的,不仅仅表现在没有能力在自然灾害时期购买所需的粮食与化肥,更重要的是造成90年代朝鲜能源进口能力与供应能力迅速下降,成为经济衰退的重要因素。

上个世纪80年代,朝鲜人均能源消费与其东亚发展中国家相比并不低。但是到了20世纪90年代,能源生产和消费急剧下降。根据韩国银行数据,朝鲜实际发电量从1990年的277亿千瓦小时下降到1998年的170亿千瓦小时,下降了39%。能源消耗量从1990年的3300万标准吨,减少到2001年的2000万标准吨,也下降了39%%。
朝鲜的能源结构主要依靠煤炭供应为主,其中煤炭占触及能源消耗比重的70%,电力占16%,石油占10%(几乎全部需要进口),还有其余的能源占4%。90年代后煤炭生产量持续下降,从1990年的3315万吨到1998年的最低点1860万吨(见表3),比1990年的数额下降43%。发电量也相应减少。产生的电力只有202亿千瓦时, 比1989年的电力产量减少了46%。
 
表3                    朝鲜煤炭产量              单位:(万吨)


1990
1993
1994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3315
2710
2540
2370
2100
2060
1860
 
2100
2250
2310
2190
2230
2400
数据来源:韩国银行
 

发电量减少有多种原因,一是水供应受到严重季节性变化影响;二是森林退化导致水资源总体减少;三是发电厂设备陈旧,故障率高,亟需检修。俄罗斯专家告马索尔知,朝鲜有一部分俄援助企业,关于这些援建工厂的改造问题,虽然俄已多次承诺,但还是无法兑现。比如,大同江冷凝器自动化工厂、电动机工厂、北仓炼铝厂、南浦有色金属冶炼厂等,由于朝鲜没有能力偿还到期债务,所以俄也不愿出资帮助改造。朝鲜有五个苏联援建的热电厂,虽然这些电厂还能运转,但是同样面临着部件更换的更新改造问题。实际上,俄罗斯也正在经历衰退而“自顾不暇”。
九十年代朝鲜引起的石油供应中断直接减少了电力部门的实际发电量。虽然朝鲜的石油消费量仅占能源结构的10%左右,但是作为初级能源供应以及朝鲜电力生产的燃料,显而易见非常重要。外汇缺乏导致石油进口不稳定,进口原油由1990年的252万吨下降到1999年的32万吨,进口能力只相当于1990年的12.6%(见表4)。2004年朝鲜石油进口量比1999年增加了一倍之多,但也只有1990年进口量的28%。
据外国专家推测,中国向朝鲜提供的石油尽管每年不超过一百万吨,但已经占到了朝鲜进口石油的70%~90%。2004年中国调整原油出口计划,中国商务部宣布将原油出口量减少2/3。此次政策调整,影响最大的国家是日本和朝鲜。但日本有能力从其它地区大量进口石油,而朝鲜缺少“硬通货”。
 
表4.                       朝鲜原油进口              单位:万吨
年份
 
1990
1993
1994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原油
253
136
91
110
94
51
50
32
39
58
60
65
70
来源:韩国银行
 
第六部分:严重的经济结构不平衡

除了社会主义国家贸易圈的解体造成的能源危机之外,朝鲜内部自身机制也是经济衰退的重要原因,缺乏竞争和低效率的中央集权计划经济,及自给自足的经济体制,在外部冲击下暴露诸多问题。例如,几乎所有的行业,如农业、制造业、服务业、建筑业在整个90年代处于下滑状态,严重制约了朝鲜的经济增长潜力。
还有哪些特殊因素导致了朝鲜九十年代艰难的经济形势呢?首先是经济结构的不平衡。在朝鲜战争之后,采取了“重工业优先的同时发展农业和轻工业”的发展战略,因此工业、重工业在经济中占有较高比例。80年代在朝鲜进入第二个七年计划期间,实施了“攻占高地”的行动,包括“钢铁高地”、“有色金属高地”、“煤炭高地”、“化工产品高地”和“电力高地”等。其意图是建立比较完整的、自给自足式“小而全”的工业体系,却导致工业占经济比重过高。1969年朝鲜工业比重占74%,2002年经过调整后,这一比重下降到34%,与1956年的工业比重相当。
自1987年开始,朝鲜开始执行第三个七年计划(1987-1993年),提出十大经济目标,目的是实现奠定高度发展的物质技术基础的“社会主义完全胜利”。1988年11月召开的朝鲜劳动党的六届十四中全会上,决定在第三个七年计划时期,重点发展机床、电子、自动化工业,建立电子、自动化、数控机床、集成电路、电子计算机和电子原件工业。其目标仍是建立“小而全”的工业体系,这在一个经济小国是十分困难的。

面对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市场的崩溃,金日成于1990年1月初在党的六届十七中全会上,决定调整第三个七年计划制定的经济增长速度,缩小了经济规模,按照加强国家经济自立性的方向完善经济结构,改变对外贸易的方向,“以便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
1993年12月召开的朝鲜劳动党第六届二十一中全会上,确定“今后几年(1994-1996)为缓冲期”,在经济建设中贯彻“农业第一主义、轻工第一主义、贸易第一主义”,以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由此开始实施“国家的经济结构以重工业为主的经济转为以农业和轻工业为主的经济,并改变对外贸易方向”的经济战略。这是一次重大的经济发展战略的转型,不仅是国内经济发展方向的调整,而且是国际贸易发展方针也相机作了调整。由于四年严重的自然灾害使得朝鲜的经济缓冲期延长,但是到2002年,产业结构的调整初见成效(见表5),农业由九十年代的25%上升到30%,工业比重回落到34%,进一步强化了服务业的发展,已经占到36%,并在经济结构的比例不断保持上升的趋势。
表5                  朝鲜与其他国家经济结构比较             单位:%
农业
制造业
服务业
朝鲜(2002年)
30
34
36
印度(2005年)
18.6
27.6
53.8
中国 (2005年)
12.5
47.3
40.3
俄罗斯(2005年)
5.4
37.1
57.5
数据来源:美国中央情报局,2006

第二,国民经济的非货币化。现代贸易已经不可能在易货贸易的基础上有效运转,然而,在过去的几十年中,货币在朝鲜的经济活动中所发挥的作用极其微弱。根据美国企业研究所专家尼古拉斯·艾伯斯塔德的研究证明,在20世纪80年代末,朝鲜工资总额只达到“净物质产量”的1/3,远远少于国民生产总值的1/3。他认为,“即使对一个实行共产主义体制的国家的国民经济来说,这一比例亦实在太低。更糟糕的是,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这个比例仍不断下跌”。根据2002年7月朝鲜颁布的“七一措施”,朝鲜开始再次将货币引入消费部门。
第三,金融媒介的缺乏。迄今为止的经济文献都已证明,金融媒介包括银行、信用市场等在国民经济的增长和发展当中扮演了直接而积极的角色。而朝鲜事实上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官方批准的此类金融媒介的运行体制。
第四、朝鲜的统计体系失效。自20世纪70年代初以来,一直有迹象表明,朝鲜的统计部门无法将准确和全面的数据与信息提供给决策者,这是中央计划经济体制的一个重大缺陷。
如果清晰地看到朝鲜上述一系列不利的经济政策和实践的话,将会容易理解朝鲜为何会出现漫长的经济衰退。对此,朝鲜于2002年开始经济改革,在朝鲜被称之为“七一措施”。对朝鲜来说,这些改革措施能否提高朝鲜的生产潜能、改善贸易状况、促进短期和长期的金融稳定吗?
—————自新华社记者赵忆宁《90年代朝鲜经济衰退与原因》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