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怎么供给侧改革:人民日报评论部:让公开在公众支持中前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汝南网 时间:2019/09/15 14:17:10
2011年10月13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
网摘
纠错
商城


我们推出的三期“人民观点”特别策划“省市领导纵论政务公开”。
【编者的话】
“政务公开”这一今年政府改革中最引人注目的焦点,也成为近期人民日报观点版的关注重点。自8月11日起,我们就“如何推进政务公开”这一话题,刊发了4篇“本报评论部”文章,分别是《用公开透明推动改革大业》、《公开透明重在对接社会需求》、《政务公开呼唤“参与型公民”》、《以“制度供给”呼应参与热情》。9月8日至9月22日,我们又在“人民观点”栏目推出“省市领导纵论政务公开”特别策划,约请在政务公开方面走在全国前列的上海、重庆和广东的主要领导,介绍经验和体会,与读者分享他们的思考与困惑。然而,在采、编、评的过程中,我们也发现,有一些地方对“谈公开”颇有顾虑,对此,我们今天再刊发“本报评论部”文章,透析这种“不愿”、“不敢”的心态,以此作为“如何推进政务公开”与“省市领导纵论政务公开”两个系列文章的总结篇。
——本报评论部
作为中央要求,政务公开正从中央到地方迅速推开,“政务”走向透明化,“公开”渐成常态化。然而,现实中,对公开的认识仍有深浅之分,公开的做法仍有高下之差,公开的效果因而也就有了好坏之别。
9月8日至9月22日,观点版推出了三期“省市领导纵论政务公开”特别策划,沪、渝、粤等省市领导畅所欲言,发表了不少真知灼见。但也有一些地方,对“谈公开”顾虑重重,或是做了也不说,或是不做也不说,不愿甚至不敢向公众坦诚交底。这样的心态,让人深思。
公开是改革大势。形成现代行政方式、培养参与型公民、增强政府公信力,都离不开公开。为进一步改革积累民意资源和经验基础,对社会进行民主政治的理念教育,信息公开对于政务改革可谓举足轻重。如果连政务公开本身的思路、目标、措施都不敢公开、不愿公开,又如何能体现公开的诚意、保障公众的知情、获得社会的认可?
为什么不敢谈公开?一些地方认为,像其他一些工作一样,政务公开应该多做少说,甚至只做不说;也有一些领导干部表示,不敢谈公开是担心“枪打出头鸟”,将自己推到聚光灯下,意味着要接受更为严苛的打量,要面对公众更高标准的要求。
这样的心理,正是公开工作中需要破除的障壁。工作中,“做”是第一位的,但在“公开时代”,一个不会说、不及时说、不充分说、不坦诚说的政府,也不可能适应民主政治需要、满足公众知情诉求。在信息公开的问题上,“说”就是“做”。公开前给出承诺、公开中加强沟通、公开后反馈结果,以坦诚相待、实事求是的原则,边说边做、边做边说,政务才能始终呈现在监督的阳光下、公众才能不断增进对政府的信任感,公开也才能在交流互动中促进良治。
今年中央部门“三公经费”首次公开,虽然存在一些问题,仍然赢得社会赞赏的掌声;从浙江温岭、四川白庙到新疆阿勒泰,地方的公开实践也都在公众、媒体的支持中前行。这些都说明,对在政务公开方面先行一步的“出头鸟”,公众是宽容和赞许的,乐闻其言,愿见其行。即便会有批评、会有质疑,也大都有着希望公开工作更完善、更规范的良好出发点。这种对政府和社会事务的监督、互动和共建,本来就是公开必然的延伸。
相反,那些不敢作为、不愿作为的,往往会引来种种猜测、质疑。前段时间,政府主导下的慈善事业遭遇尴尬,故宫等文保单位陷入“重门”。这些领域过去较少被关注,公开意识不强。出现问题,既没有主动的应对,也缺少必要的公开,往往会陷入民意的漩涡。无论是慈善事业、文物保护,还是同样“冷门”的社保事务、公共设施建设等,都需要相关机构和政府管理部门把公开的工作做在前面。如果害怕“枪打出头鸟”,对于公开“谈之色变”,怎能以公开跑过危机?
公开潮流,不可逆转。一旦公开,就再也回不到那种封闭的状态。从政务公开,到社会事务公开、党务公开等等,只能一步步向前,任何固步自封都是倒退。我们期待,那些不敢谈公开者,能以更大决心和勇气,推动政务公开这一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的前行。